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铭心刻骨:傅少的心上佳人 > 第24章 被一只小野猫咬的

第24章 被一只小野猫咬的

    总统套房内。

    大床上沉睡着的女人,长发如海藻般柔顺的铺散在枕头上,清晨的阳光透过偌大的落地窗,折射进来,刺醒了她的双眼。

    慕微澜手臂一抬,摁向酸胀欲裂的脑袋,眉心狠狠一蹙。

    昨晚……她跟叶梓博?!

    水眸蓦地睁开,只见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酒店内,而身边,也没有任何雄性动物。

    她摸着额头起身,只觉得昏昏沉沉的,昨晚她在渡酒吧竟然喝断片了……

    她摁着太阳穴,努力回忆着昨晚的记忆。

    她跟果果去了渡酒吧,后来果果肚子疼去上洗手间,留下她跟叶梓博,之后,他们两个好像都喝醉了,她扶着梓博去了包间内,再然后……傅寒铮踹门闯了进来?!

    放在床头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正是傅寒铮。

    她一把抓过手机,深吸一口气,才接起。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头低沉富有磁性的男声已经响起:“醒了?”

    不知为何,仅仅只是听着他的声音,她竟然没来由的心跳一快,咬了咬唇瓣,轻“嗯”了一声。

    可她刚出声,就发现自己的声音难听至极,一夜宿醉后,再加上没喝水的缘故,嗓子早已干涩沙哑。

    “小糖豆受伤住院了,她想见你。”

    电话里,还传来小糖豆稚嫩的小声音,“慕慕,我和爸爸在人民医院,你快点过来看我好吗?”

    慕微澜眉心一皱,心里不由着急起来,“糖豆怎么受伤了?伤的严重吗?”

    她紧张的口气,令那头的傅寒铮微微一顿,他看了眼床上躺着的小家伙,抿唇道:“只是磕破了头,流了点血,没什么大碍。”

    慕微澜更心急了,都流血了还叫没什么大碍?糖豆只是个三岁的小孩子啊。

    “我洗漱好就立刻去!”

    挂掉电话后,慕微澜动作迅速的下了床,只是她刚下床,便看见自己光.裸着的身体,还有地毯上丢着被撕坏的裙子和內衣物……

    脸颊,蓦地一红。

    脑子里那些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一下子涌入。

    她被傅寒铮从酒吧包间抱出来后,一路缠着傅寒铮,吻着傅寒铮,甚至……她好像还将傅寒铮推倒,跨坐在他腰上?!

    慕微澜抬手捂了捂发烫的脸,她昨晚……不会真的把傅寒铮给强了吧?

    她情绪复杂的刷牙洗脸,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慕小姐,您起床了吗?傅总让我给您送衣服来了。”

    慕微澜裹了裹身上的浴袍,赤着脚丫子走到门口,打开门,门外站着个恭敬微笑的女服务生。

    慕微澜接过纸袋,纸袋里有衣服还有……干净的女人內衣物。

    咳……傅寒铮想的还真周到。

    女服务生将衣服递给她后,并未离开,而是递上一瓶无包装纸的小药瓶,笑容依旧甜美礼貌,“慕小姐,傅总吩咐您记得吃这个,为了安全着想。”

    安全?

    慕微澜第一时间就想到紧急避.孕,红着耳根接过小药瓶。

    关上门后,她盯着那没有任何说明字眼的小药瓶,微微皱眉,所以,昨晚她跟傅寒铮,真的做了?

    否则,傅寒铮让女侍者买避,孕药给她吃干吗?

    想到这一层,慕微澜懊恼的捶着脑袋。

    ……

    到了人民医院,慕微澜问了前台去了指定病房。

    慕微澜一到病房内,躺在病床上的小糖豆就咧着小嘴笑了,“慕慕,你来看我了!”

    傅寒铮正喂着小糖豆干贝青菜粥,慕微澜见状,没来由的就想跟小糖豆亲近,轻声开口道:“要不,我来喂小糖豆吧?”

    傅寒铮倒也没说话,这种事,还是交给女人来做比较合适,将粥碗和勺子递给慕微澜,让出位置。

    小糖豆大眼一瞥,忽然看见爸爸脖子上有块红痕,小手指着问:“爸爸,你的脖脖怎么了?”

    小糖豆指的是,他喉结上的咬.痕。

    男人黑眸幽深含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玩味笑意,“昨晚被一只小野猫咬的。”

    慕微澜一怔,那不会是她昨晚发酒疯咬的吧?

    小糖豆还在思考“小野猫”的事情,慕微澜坐在病床前,一边耐心的喂着小家伙,一边岔开小家伙的注意力,“糖豆怎么摔跤了呀?疼不疼?”

    小家伙眨眨大眼,点着小下巴,嘟着粉润小嘴问:“慕慕,你昨晚去哪里了,为什么不来看糖豆,糖豆昨晚好痛痛。”

    提起昨晚,慕微澜脸颊又是一热。

    “我……我昨晚……有事情在忙……”

    小家伙皱着小眉头,不开心的问:“什么事情比糖豆还重要吗?慕慕你不喜欢糖豆吗?”

    慕微澜连忙解释,“喜欢啊,我当然喜欢糖豆了,只是昨晚,我……”

    就在她吞吐之时,傅寒铮薄唇微启,“慕慕昨晚也生病了,所以没能来看你。”

    小家伙一听,软白的小手,立刻贴心的摸上慕微澜的额头,“慕慕,你的头,好烫烫!”

    傅寒铮眉心一蹙,大手直接探上了她的额头,滚烫一片。

    “你发烧了。”

    恐怕是,昨晚他丢她进浴缸里冲冷水澡的缘故。

    “我没有发烧吧……”

    她一起身,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被傅寒铮一把打横抱起。

    ……

    “高烧,三十九度五,要晚一步,这姑娘脑子怕是会被直接烧坏了。”

    三十多岁的女护士话痨,一边给慕微澜扎针输液,一边“指责”傅寒铮,“你怎么当她男朋友的,怎么这么不会照顾女孩子。就你这样,你还能交到女朋友,也就你长这么帅才行。”

    傅寒铮黑眸沉了一分,目光深邃的盯着病床上晕过去的小女人,眉心微皱。

    女护士见傅寒铮不大好惹的样子,默默闭了嘴,扎完针后离开了病房。

    徐坤赶到时,喊了声“BOSS”,傅寒铮长指抵在薄唇上,示意他噤声,徐坤一愣,只见慕微澜躺在病床上输液,立刻闭了嘴。

    却又想起公司重要的事情,不得不压低了声音,附在傅寒铮耳边低声开口:“BOSS,GK集团代表方来了,就等您过去签合同了。”

    男人目光定定的注视着病床上的小女人,薄唇吐出两个字,“推迟。”

    “啊……?这不合适吧?”

    那可是两个亿的项目,说推迟就推迟?

    BOSS就不怕煮熟的鸭子飞了?

    “BOSS……”

    男人冷眸一扫,“有什么问题吗?”

    徐坤默默为自己点了根蜡烛,“没、没。”

    “没有就出去,记得把门带上。”

    “……”

    徐坤忍不住在心里吐槽,果然是红颜祸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