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铭心刻骨:傅少的心上佳人 > 第288章 傅太太,你想弄死我?

第288章 傅太太,你想弄死我?

    慕微澜目光依旧直愣愣的盯着他。

    “傻了?”

    傅寒铮将她抱到病床上,她双腿垂在床边,傅寒铮拿了张纸巾,抓着她瘦瘦的嫩白小脚丫子擦了擦。

    她的脚底板上,有点脏。

    慕微澜忽然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脸。

    傅寒铮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也没有抬头去看她,对她这样的小动作习以为常。

    在她不确定的时候,总喜欢捏他的脸,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感觉到那真实的触感,慕微澜空洞的心,一下子充实了,她倾身一头栽在了他身上,双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

    那压抑住的哽咽,也再度放肆,“我还以为你为了救我,被大火烧死了……寒铮……我刚才真的好害怕……”

    傅寒铮紧紧拥住她,大手轻拍着她的背,轻轻叹息着道:“我说过,我不会比你先走。”

    慕微澜的眼泪一涌而出,捏着拳头重重捶了他的背脊一下,“刚刚我真的快被你吓死了……”

    “傅太太,你想弄死我?”

    “啊?”

    她连忙从他怀里退出来,只见他已经疼的脸色发白了。

    慕微澜小手捧着他的脸问:“寒铮你哪里不舒服?”

    问完,又反应过来,水眸落在了他背上。

    对了,他当时为了护住她,为她挡住了那根从头顶坠落的火柱,那火柱,既然没砸在她身上,那一定是砸在了……傅寒铮背上了。

    慕微澜心口一颤,“对不起……我……我看看你的背……可以吗?”

    傅寒铮坐在了床边,背对着她,慕微澜小心翼翼的脱下了他的衣服,好在他穿衣服的这么一会儿,衣服没跟伤口黏在一起。

    慕微澜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当脱下他的衣服,看见背上的烧伤时,心脏处还是窒息了下。

    那么大片的烧伤,那么的触目惊心,一定很疼很疼吧。

    刚才……她竟然还伸手捶了他一下。

    她吸了吸鼻子,红着双眼道:“对不起寒铮……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捶你伤口的,你还疼吗?”

    傅寒铮为了她,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她心里此刻无比的内疚。

    傅寒铮微微转过身来,伸手擦掉了她的眼泪,凝视着她说:“傅先生为救傅太太受伤,是应该的,哭什么,我好端端的在你面前,又没死。”

    慕微澜的小手一把捂住了他的薄唇,“不准说那个字。”

    傅寒铮拉开她的小手,吻了吻,低头与她的额头轻轻抵着,声音低哑道:“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如果我早一点找到你,也许孩子还在……”

    提到孩子,慕微澜心口犹如刀割,可失去这个孩子,傅寒铮又何尝不难过?

    “这件事怎么能怪你,寒铮,我们已经有小糖豆了,以后也许还会有其他孩子,但我却只有一个你。”

    他们还这么年轻,若是想要孩子,以后还会有许多,可若是失去了傅寒铮,就真的失去了。

    这世界上,只有一个傅寒铮。

    傅寒铮望着她,浅浅的勾了下唇角,“所以,在你心里,我是最重要的?”

    慕微澜抱着他的脖子,歪着小脸靠近他,吻上他的薄唇……

    病房门,忽然被推开了。

    “咳咳!”

    一道尴尬的咳嗽声,打断了他们,慕微澜连忙放开傅寒铮,满脸绯红的正襟危坐到一边。

    进来的护士,是给傅寒铮换药的。

    “傅先生,该换药了。”

    傅寒铮被打断“好事”,黑着脸淡漠的“嗯”了一声,对女护士全程冷漠。

    女护士小心翼翼的给傅寒铮上着药,生怕惹恼了这尊大佛。

    慕微澜在一边尴尬,气氛又太过安静,怪怪的,索性转移了话题,问傅寒铮:“对了,我之前问护士,护士说你在9号病房,可你为什么在13号病房?”

    正在给傅寒铮上药的女护士,笑着说:“原本傅先生是住在9号病房的,但是因为傅先生想离你的14号病房近一点,所以就换了一间病房,而9号房那间的病人很不幸,刚转病房就去了。”

    原来是这样……

    慕微澜一抬头,就对上女护士暧昧的笑意,耳根微红。

    女护士说:“傅太太,傅先生可真关心你。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想着要离你近一点。”

    傅寒铮眉心蹙了下,显然不喜欢女护士的多话,女护士见男人板着脸不好惹,立刻闭了嘴。

    可慕微澜却暖笑着靠过来,说:“寒铮,我们大难不死,你应该开心才对,干吗总冷着一张脸?”

    慕微澜说“笑一笑”,女护士就看见,冷若冰霜的这位傅先生,真的笑了下,而且,笑的还特别宠溺,特别酥。

    不过,不是对她笑的,是对面前这位傅太太笑的。

    看样子,这位傅先生,可真是宠妻啊。

    上完药后,女护士准备转身离开时,傅寒铮忽然冷冷开腔:“下次进来记得敲门,这是基本礼貌。”

    女护士:“……”

    医院这么忙,谁有空敲门啊!

    不过,这位傅先生好像是江主任的好朋友,大有来头,惹不起。

    等女护士出去后,慕微澜撇撇嘴,说:“寒铮,你对人家女孩子可真够凶的。”

    傅寒铮睨了她一眼,挑眉道:“你希望我对她温柔?”

    慕微澜恶寒,抱着他的手臂靠在了他身上,“温柔就算了,你的温柔只能给我和糖豆。”

    傅寒铮淡笑了下,低头吻了下她的额头,“你的药水还没挂完,我抱你回去。”

    慕微澜摇摇头,“我没受什么伤,我没事,我想在这里陪着你。”

    “乖,你刚流.产,身体很虚弱。”

    慕微澜被他打横抱起,她说:“不如我们住一间病房吧,我看这间病房也挺大的。”

    “嗯,这样也好。”

    慕微澜靠在他胸膛里,贴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低语喃喃:“寒铮,以后你难过的时候,告诉我好不好?不要一个人总埋在心里,我也可以帮你分担,一个人难过的滋味不好受。”

    当年,慕光庆走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人承受了所有变故,没有人可以依靠,那份无助感和孤单感,即使很久以后再想起,还是会情不自禁的落泪。

    傅寒铮眸底顿了下,许久,说:“好。”

    “寒铮,等我身体好了,我们再生个孩子吧。”

    “好。”

    慕微澜说了很多很多话,傅寒铮顺从的答应着她,不舍得说一个“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