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铭心刻骨:傅少的心上佳人 > 第323章 不如今晚去我那儿?

第323章 不如今晚去我那儿?

    工作了一上午,在食堂吃午餐的时候,陆喜宝拿着手机,给慕微澜发微信。

    “你觉得一个男人总是亲你,这代表什么意思啊?”

    慕微澜收到这条微信的时候,正在写检讨书。

    至于为什么写检讨书,还不是因为那天晚上跟喜宝一起放浪形骸的缘故。

    她好笑的看着对话界面,问:“谁总是亲你了?”

    陆喜宝:“……你先告诉我,我再、再告诉你是谁。”

    慕微澜根本不用她告诉,“是江医生吧?”

    “……”

    有这么明显吗?

    不是,她跟江清越在慕微澜面前很少同框啊,慕微澜怎么就看出他们之间的猫腻了?

    慕微澜问:“那你喜欢江医生吗?”

    陆喜宝下意识的就打出三个字来,“不喜欢。”

    “你要是不喜欢人家的话,就早点跟人家说清楚,我看江医生好像对你是认真的。”

    陆喜宝皱眉,心里忽然有些不悦,“他怎么认真了,他好像看上我舍友了。”

    那么沉默寡言不爱八卦的人,早晨一连问了关于好几个雪莉的问题,就差没查户口了。

    “啊?不会吧,我觉得江医生不是那种人啊。”

    “不是那种人?哼,我看他就是想耍流氓不负责任。不过我已经决定了,要跟他保持距离,反正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也要回家过年了,可以跟他好长时间不见面。”

    慕微澜说:“可我听着你这口气,怎么像是在赌气?”

    “……”

    陆喜宝魂不守舍的吃着盘子里的饭菜。

    “小陆,这里没人坐吧?”

    “哦,没人,你坐吧。”

    落座在她对面的何医生是消化内科的主治医师,听医院那几个八卦精说,何医生来医院才两年,名校毕业,关键长相和谈吐都很令人舒服,为人很是儒雅。

    陆喜宝想着,像何医生条件这么好的人,应该有女朋友吧?

    陆喜宝轻咳了一声,凑近了过来,暗戳戳的问:“何医生,你有女朋友吗?”

    何朗被饭菜呛到,忽然有些脸红了起来,有些腼腆的说:“还没,不过我觉得我很快就会有女朋友了。”

    “啊?哦。”

    陆喜宝反应特别平淡的戳着盘子里的那根鸡腿,平时她对鸡腿欲罢不能,今天怎么一点胃口都没?

    何朗有些奇怪的看着她,她问他有没有女朋友,难道不是因为对他有好感喜欢他,所以想确定一下吗?

    就这样没了?

    何朗看了看她用筷子挑着米粒儿,说:“你没胃口啊?”

    陆喜宝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拿着筷子无精打采的吃饭,“今天食堂的菜好像没什么味道。”

    “我打的这份咸菜炒毛豆还挺下饭的,我还没动过,你吃点?”

    说着,何朗就用筷子夹了好多咸菜炒毛豆放到陆喜宝盘子里,陆喜宝连拒绝都来不及。

    端着餐盘往这边走来的江清越,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这边的何朗和陆喜宝,自然也看见了何朗把自己餐盘里的菜夹到了陆喜宝盘子里,眉心深蹙。

    就在陆喜宝要尝咸菜炒毛豆的时候,拿筷子的手,忽然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扼住了。

    “你感冒了,不能吃咸的。”

    陆喜宝:“啊?”

    她什么时候感冒了?她怎么不知道?

    江清越端着餐盘直接坐在了陆喜宝身边,将陆喜宝的餐盘拉了过来,又把自己刚打的这份推到她面前,“吃这个。”

    陆喜宝皱着小眉头,“可我想吃咸菜炒毛豆。”

    江清越给她的这份,清炒西蓝花,炒土豆丝,糖醋排骨……嗯……相当清淡。

    何朗笑着说:“江主任,小陆爱吃你就让她吃吧,感冒吃点咸菜也没关系的。”

    江清越眉心拧的更深了,眼底泛着凛人的寒光。

    是咸菜炒毛豆的问题吗?并不是。

    江清越一个冷冷的眼神扫过去,陆喜宝瞬间偃旗息鼓,拿着筷子默默低头吃这盘清淡的饭菜。

    西蓝花嚼在嘴巴里,跟吃草似的……

    江清越这口味真是清淡的可以。

    何朗有些尴尬,明明江主任才是后坐到这边来的人,现在怎么倒像是他才是多余的那一个?

    何朗看江清越并不吃饭,问:“江主任,你自己不吃啊?”

    “我不饿。”

    陆喜宝夹了块排骨吃,嗯……排骨味道还不错。

    “师父,你真的不吃啊?要不你再去打一份?这排骨还不错。”

    江清越没搭理她,倒是何朗聊天似的问起来,“江医生这么会照顾人,又临风玉树的,肯定有女朋友了吧?”

    陆喜宝咬着筷子,顿了下,低头看着餐盘里的饭菜,莫名的有些好奇和紧张这个答案。

    江清越眼底滑过一丝很浅的笑意,“当然有。”

    陆喜宝的脑袋越发的耷拉下来了。

    有女朋友了还来招惹她!而且还……还跟她睡也就算了,毕竟是她喝醉酒,可清醒的时候,他那个吻算什么。

    何朗暗暗松了口气,干笑了两声:“我也猜江主任早就有女朋友了,那我就放心了哈哈哈。”

    陆喜宝很直女思维的问:“江主任有女朋友,何医生为什么放心啊?”

    何朗:“……啊,这个,我是看江主任这么好的条件,要是没女朋友,岂不是太浪费资源了吗?”

    江清越几不可闻的轻哼了一声,没再理会,而是叮嘱陆喜宝:“快吃。晚上下班我去你那儿,早晨洗澡换的衬衫还丢在洗衣机上。”

    何朗:“……”

    啊?什么情况?

    早晨洗澡换的衬衫还在陆喜宝家的洗衣机上?

    这寥寥数语,信息量太大。

    何朗反应了好一会儿,江主任今天早晨在陆喜宝家洗的澡?

    不,这还不是重点中的重点,最重的重点是,江主任昨晚在陆喜宝家过夜了?!

    陆喜宝毫不自知的瞥了一眼江清越,“干吗这么麻烦,明早我带给你不就好了。你别去我家了,雪莉在家,你去的话不方便。”

    何朗:“……”

    不方便?江主任去她家要做什么才会感觉不方便?

    何朗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很自然的想到了不可描述的那一方面。

    江清越目光含着浅淡的宠溺,望着她吃饭,很直接的说:“不方便的话,不如今晚去我那儿住?”

    “……”

    何朗筷子掉了,打断了江清越和陆喜宝的互动。

    他一脸尴尬的望着两人,“不、不好意思,手抖,我……我刚好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何朗端着餐盘起身,急匆匆的离开了。

    陆喜宝反应慢好几拍,“何医生怎么了?”

    江清越心情很愉悦,装傻一等一,“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