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霸皇纪 > 第1539章 天魔丛生

第1539章 天魔丛生

    一团强光,让潜伏在不远处的群盗贼都显出身形。

    这群盗贼都不怎么聪明,突然暴露在强光下,大多数人都有点懵。还有不少人直勾勾的看着天上的白光,一脸好奇。

    商队的人就明显聪明多了,大多数人都是立即眯起眼睛,拔出武器。

    还有一个老者高声呼喝,组织众人拿出弓箭,准备战斗。

    不过,还是有人盯着高正阳,一脸谨慎。那了道人也是如此。

    和衣衫褴褛的盗贼相比,高正阳相貌打扮,就明显很不一般。

    高正阳向后退了几步,示意他并没有敌意。

    为首的道人说“我是白风观的李云志,多谢谢你的提醒。我们要动手了,请朋友再向后退一点,以免误伤。”

    高正阳笑了笑,这伙人到是很谨慎。这也很正常。出门在外,又是这种无人荒漠,自然要谨慎。

    不够谨慎的人,早就死光了。

    高正阳又向后退出一段距离,对方既然能应付,他也没必要帮忙。

    看到高正阳很服从,李云志脸色也轻松了几分。他宁愿面对几十个愚蠢无能的盗匪,也不愿意和高深莫测的高正阳动手。

    “放箭,杀了他们……”

    一个白发老者高声大叫,有七八个人拿着弓弩,不断射箭。

    其中有两个箭法很准,一箭射出去就能命中敌人要害。七八个弓箭手一起开弓放箭,数十个盗匪很快就倒下了一半。

    这种弓箭威力不小,百步之内,正是弓箭威力最强的距离。盗匪只要中箭,身体就会被贯穿。

    人的身体脆弱,就算命中的不是要害,这种贯穿伤害也难以承受。一个个躺在地上哀嚎大叫。

    剩下的那些盗匪这才发觉情况不妙,一个面目丑陋身材高大的盗匪,一刀劈飞一支劲箭,大喝“他么的都给我上,不然老子吃了你们!”

    道人李云志一听就知道不对了,他高声大叫“小心,是妖怪!”

    商队众人都吓了一跳,他们常年经商,知道妖怪的可怕。本来向前追击的众人,都停住了脚步。

    这个时候,为首的丑陋大汉又厉吼了一声,身躯猛然膨胀变大,身上也迅速生出浓密黄毛。

    大汉原本虽然丑陋,却好歹还是个人模样。变身之后,身高差不多有丈许。三角脑袋,长嘴向前凸起,绿油油的眼睛,特别像老鼠的脑袋。

    大汉屁股后面还冒出一根丈许长的黄尾巴,又粗又长的尾巴就像鞭子一样,在他屁股后面甩来甩去,抽到地上,就崩起一片片尘沙。

    商队的众人见状,都是脸色难看。站在前面的几个更是慌忙向后退。

    有两个弓弩手到是很冷静,一起向那鼠头人身的大汉放箭。

    鼠头人身大汉昂首站在那,毫不避让,任凭弩箭射在胸口。重弩射出的弩箭能穿铁甲,但落在他身上,却没能穿破皮肉,就弹飞出去。

    商队众人更惊,这妖怪有点厉害。

    商队为首的几个人,都看向了白风观两个道人。

    李云志道人也知道避让不得,他站出来说“大家不用担心,我来收拾他。”

    他从大大兜囊里取出几张符纸,口中快速诵念了几声咒文,就把符纸贴在剑身上。

    那柄铁剑上闪过一道赤光,变得一片赤红。就像才在铁炉中烧过一样。

    另一个道人也如法施为,两个道人拿着赤红长剑,却没敢轻举妄动。

    鼠头人身大汉绿油油的小眼睛,冷冷盯着两个道人,嘴里嘟囔着“道士,会几手鬼画符,没什么鸟用。还没油水,肉柴的很!”

    大汉又对着周围盗匪大喝“都给老子现了原身冲上去……”

    那些盗匪在大汉逼迫下,都发出了尖利怪叫,一个个都变成了形容异常丑陋的妖物。这群妖怪大概都是老鼠,一个个变成原形,都是鼠头人身,满身灰毛。

    老鼠这种东西,长的本来就丑陋吓人。像成人这么大一只人立在那,更是吓人。而且,这群小妖也不止是外形吓人,变身之后力量和速度都有了明显提升。

    就是那些中箭的小妖,也都跳起来,身上挂着那长箭就好像是装饰,一点也不影响他们行动。

    但几个重伤的小妖就不行了,躺在地上虽然勉强变成原形,却是怎么也站不起来,只能在沙土中滚来滚去。

    高正阳在一旁看着,也略微有点意外。他刚开始的时候,只是觉得这群人气息诡异,和普通人大不相同,却没看出对方是妖怪。

    这个世界的妖物,显然有点厉害。随便冒出个普通妖物来,就有点本事。

    “区区鼠妖,也敢作孽,受死!”

    李云志狂喝一声,手中法剑向前一指。他的同伴也配合着挥出长剑。

    两柄赤红长剑,猛然化作两条长长火焰,喷到百步之外。

    一群鼠妖没有任何防备,被两道火焰喷个正着。

    一个个小鼠妖身上毛发都被火焰燎着,化成一团团火光。这些小妖们可受不住了,嗷嗷惨叫着四散奔逃。

    只有为首那大汉稳立不动,他身上黄毛也被燎掉了一大片,但他法力可比小妖们强多了,居然硬生生把身上火焰压灭了。

    但小妖们都被火焰扫光了,损失惨重。这让大汉异常恼怒,他劫掠商队不止是为了财宝,更是为了获取血食。

    所以动手的时候,大汉也没用全力,就怕把食物都打碎了,不好处理。

    白风观两个道人狠辣的法术,让大好彻底恼火了。也不再有任何顾忌。

    他狞笑说“你们是找死!“

    大汉双手向前一伸,张开大嘴喷出了一道黑风。

    刹那间狂风骤起,飞扬起无数尘沙。

    狂风卷起的沙子,尖利如针。落在人身上,就能打出一个小小伤口。而且,那风越来越大,沙粒上的力量也越来越强。

    “铁沙魔……快躲开……”

    道人李云志立即意识到不妙,驾驭风沙,这正是传说中的铁沙魔神通。

    风沙一起,商队的众人就受不住了。一些小身板的都直接被风吹飞掀翻。更别说狂风中万千如针的沙粒,打的所有人都抬不起头来。

    李云志一声高喝,也没几个人听到。

    但狂风越来越大,夹杂的沙粒威力越来越强。大部分人只能躲在骆驼后面,趴在地上。

    很快骆驼就都受不了了,都狂嘶着跳起来,到处乱跑。

    商队已经的乱成一团,谁也顾不上谁。

    李云志也没有任何办法,他修为不错,到是能稳稳站住脚。又有法术护身,暂时还能抵挡的住。

    另一个道人胡云光说“师弟,我们走吧,铁沙魔修炼数百年,功力深厚。我们斗不过他……”

    胡云光虽是师兄,但在白风观的地位远不及李云志。这个时候,也不能扔下李云志独自离开。

    “我们和商队常年合作,扔下他们不太好吧。”

    李云志有点迟疑,白风观这种小门派,全靠给人保镖赚钱。商队可是他们重要收入来源。

    扔下这支商队容易,但这群人死光了,回去也不好交代。

    流风城的商队虽然只是个联合性的松散组织,每家商队都自成一体。但他们彼此互通消息,白风观扔下商队独自逃跑,以后他们白风观就很难和商队合作了。

    “再不走我们就没命了,这个时候不要多想。”

    胡云光年纪更大,也更谨慎。他自觉斗不过铁沙魔,就放弃了一切幻想立即要逃命。

    李云志还是有点迟疑,他手上还有一些威力极大的法符,想着要不要拼一下试试。

    这个时候,高正阳突然在两人身边冒出来,“两位,要帮忙么?”

    李云志和胡云光都是一惊,不知高正阳怎么无声无息的凑过来。再看高正阳,身上并没有法术的灵光,也不知他是怎么抵抗铁沙魔的风沙神通。

    “你是什么意思?”

    胡云光一脸的敌意,他刚才正和李云志商量逃走,要是被高正阳听到就太不好了。所以,心里本能的就厌恶对方。

    “没什么意思,我帮你们解决这个妖怪。”

    高正阳说“你们也要帮我做点事情。”

    李云志先惊后喜“只要能解决铁沙魔,什么事情都好说。”

    “话先不要说的这么满。”

    高正阳笑了笑“不过,这妖怪是很烦人,先解决了再说其他的不迟。”

    “我们可以配合你……”李云志到是很积极,愿意和高正阳联手杀妖。

    “不用。”

    高正阳随手拔出金刚明王斩,“咱去去就回。”

    这柄金刚明王斩,却是高正阳在人界西方佛寺所得。要说起来也是一柄十阶神器。

    但在高正阳的收藏里,根本排不上号。高正阳偶尔换换口味,也是用剑。更没机会用这把刀。

    金刚明王斩和普通刀器大不一样,四尺长刀锋明若秋水,刀背上却有一条龙包裹着,龙头做成刀柄。

    普通刀器追求锋利,刀身都尽量平整锐薄,以方便更平滑切入。金刚明王斩这样造型固然华美,但刀背的凸起龙形设计,却会严重影响切入。

    金刚明王斩这种设计,本就有着佛门慈悲之意,意思是不要斩尽杀绝。

    不过,金刚明王斩又有斩破万法之意,其锋锐绝伦,又是佛门第一杀器。龙形刀背和锋锐刀刃也是体现了这种矛盾的意味。

    高正阳就没想那么多,他只是觉得洪荒世界,粗糙荒蛮,用剑就太过秀气,用刀比较简单直接。

    金刚明王斩虽然等阶不高,在此界反而并不受到多少限制。其坚固又锋锐,又不会过于显眼。也算适合高正阳现在身份。

    白风观两个道人却不这么想,他们虽然见识有限,却至少能看出金刚明王斩的不凡。

    李云志眼睛一亮,对高正阳也多了两分信心,他正色说“朋友千万不要大意,铁沙魔是钢筋铁骨,催发铁砂如箭,还有剧毒。一个不小心,就会中招,这等大妖,我们一定要联手才有胜算……”

    他话还没说完,高正阳一闪身已经冲入狂风之中。

    逆风而行,高正阳甚至感觉到一点点压力。这让他颇为不适应。

    山崩地裂,天塌海啸,星球毁灭,他都能毫发无损。不过是区区风沙,怎么能让他感受到压力。

    “这些都是心内天魔,你若没有合适的应对办法,心内天魔只会越来越强大。”

    风月从血神旗中冒出来,苦口婆心提醒高正阳“等你被心内天魔主宰七情六感,就会真的成为一个凡人。到时候,随便一把小刀都能杀死你。”

    “听起来很厉害。”

    高正阳说“我也在想办法,但天魔由内而生,不是想杀就杀的。”

    高正阳和风月交流的时候,人已经到了铁沙魔身前。

    铁沙魔反应到是很快,他绿油油眼珠盯着高正阳,心里本能的就生出警兆这个家伙很可怕!

    铁沙魔活了几百年,看着粗糙,搏杀战斗的本事却不差。他意识到情况不妙,立即全力出手。

    他肚子一鼓,藏在肚子里的剧毒铁砂就要喷发出来。

    这等铁砂都是他不断筛选炼制,威力堪比法器。千万铁砂一起喷出去,那威势相当可怕。

    对于普通的商队,两个普通道人,根本不需要动用杀招。

    铁沙魔却看出高正阳的不凡,知道不能再藏着了。

    铁沙魔鼓荡力量催发神通的时候,高正阳手中金刚明王斩逆风而上,湛然明光一转,铁沙魔的脑袋已经飞起老高。

    那颗丑陋的鼠头在狂风中翻滚了不知多少圈,最后在沙土又滚了很远,一直滚到了李云志脚下。

    李云志还在那喊呢“那个朋友,我来了、”

    结果,李云志就看到脚下多了个东西。法术加持的灵眼,让他一眼就看出那是巨大丑陋是鼠妖脑袋。

    李云志立即就没了声音,本来还想劝阻的高胡云光,也傻傻看着脚下那个脑袋,说不出话来。

    “搞定收工。”

    高正阳走过来,轻松的说“现在,我们可以谈正事了。”

    “啊、呃、哦……”

    李云志惊醒过来,看着高正阳的眼神满是惊骇。

    这可的铁沙魔,他们拼尽全力也未必能伤到对方。这个人一句话的功夫,就把铁沙魔杀了。更可怕的是,整个过程云淡风轻,完全没有任何动静。

    如果不是看到铁沙魔的脑袋,李云志不敢相信这个强大妖怪已经死了。

    高正阳也不着急,对于这种惊骇、茫然又崇拜的目光,他见的太多了。但这东西就像钱一样,永远不会嫌多。

    “阁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李云志深吸了两口气,默诵了一遍清心诀,这才勉强恢复镇定。

    “我迷路了,需要跟着商队走一段时间。”

    “这个容易,有您这样的高手同行,我们是求之不得。”

    李云志满口答应,这根本不算要求。

    胡云光却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他见识了高正阳的厉害,到是不敢有什么坏心思。但高正阳要是留下,他们就没办法冒领功劳了。

    这可是铁沙魔的脑袋,流风城的开出了千两银子的重赏。钱还只是一方面,更重要是,杀了铁沙魔立即能扬名四方。

    对于白风观这样小门派来说,这种巨大名声可比千两银子更重要。

    李云志可比胡云光纯良多了,他完全没有这些想法,对高正阳能留下特别欢迎。

    高正阳把两个人心思看的很清楚,他说“铁沙魔这个妖怪应该值点钱。这妖怪是我杀的,赏钱都归我。”

    洪荒世界既然有人族文明,钱就成了必需品。高正阳又中了神人五衰,心内天魔丛生,也更需要钱来解决各种物欲。

    他在血神旗内其实还有一些黄金珠宝,但他凭本事杀的妖怪,获取酬劳天经地义。

    李云志自然也没有异议,这要求再合理不过,他说“流风城有千两赏金,商队也会给您一定的酬劳。”

    胡云光欲言又止,却终究没敢说什么。

    高正阳笑了笑说“我只要钱,别的就不怎么需要了。如果你们想要,这妖怪脑袋可以卖给你们,就算两千两好了。”

    “我们要这个干什么、”

    李云志一点都没有买的想法,他正要回绝,却被胡云光拉住了。

    胡云光对高正阳强笑了一声“阁下,让我们商量一下。”

    胡云光拉着李云志走出去几步,附耳对他说“师弟,我们拿了铁沙魔的脑袋,一能对商队有交代,二能扬名四方,两千两银子很值得。”

    “这个不太好吧。”

    李云志很是犹豫,他没办法接受这种做法。

    “有什么不好的。他都愿意,我们花钱买个名声。我们门派这几年赚不到钱,都要支持不下去了,还不是没有名气……”

    胡云光知道李云志在意什么,“你想想师父,他老人家多不容易!这个机会不能错过。”

    “好、吧,但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啊?”

    “这个容易,先欠着他。等到了流风城在给他不迟……”

    胡云光说“我看这人很正派,也可以趁机好好结交一番。”

    “好吧。”

    李云志沉吟再三,还是被胡云光说服了。

    李云志和胡云光一起,找到了高正阳,三言两语确定了这件事。

    这时候风也渐渐散了,商队的人也都发现情况不对,聚拢过来。

    胡云光脸皮非常厚,提着铁沙魔脑袋炫耀起来。李云志脸皮很薄,都不好意思看胡云光。

    按照商量的说法,胡云光说是他们杀了铁沙魔,但高正阳也有帮忙。商队的人,对于高正阳态度也都热情起来。

    商队经过这一次折腾,索性没死人,只有几个受了轻伤。休整了半天,商队继续出发。

    高正阳跟着商队走了二十天,才穿过漫漫沙漠到了流风城。

    一片黄沙中,黑色岩石建造的流风城很是显眼。不过,在流风城后面已经能看到延绵起伏的绿色山脉。

    高正阳打量着流风城,总觉得这地方气息幽深,颇为特殊。

    等进了流风城,里面到处都是低矮粗糙的建筑,看起来颇为杂乱落后。

    商队在一个旅店休整,所有人都欢声笑语。折腾了两个多月,终于回到目的地,这种轻松是无可抑制的。

    李云志拉着高正阳去喝酒,胡云光则悄悄去了一座宅院。

    纸糊的窗户,让房间显得有些幽暗。胡云光对面坐着一个黑袍老者,眉心上画着奇异的红印。

    黑袍老者头发差不多掉光了,老眼阴沉,坐在那显得很是凶厉。

    胡云光对老者很恭敬,但说着说着,他还是抑制不住的兴奋起来“黑风师叔,我敢发誓,那长刀绝对是一柄厉害之极的法器。若能到手,我们下半辈子都不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