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绝世大小姐 > (255)邀请参赛!(3)

(255)邀请参赛!(3)

    要知道,欧阳夏莎的‘腕碧’空间之中,类似于她拿出的这个‘生命空间戒指’这般的容器,何止四个五个啊,那可是成堆成堆的存在,一时半会想数还都数不完,而且各个还都比她拿出来的这个好,还不止好一点,至于这些东西的来源,其实也很简单,都是欧阳夏莎第一世,也就是身为创世神帝的时候,亲手炼制出来的,毕竟,这个世界上能炼制出生命空间的存在,也就只有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一一创世神帝了。

    究其原因,谁让这个世界的神魔之子向来只有一人,而炼制所谓的生命空间,又恰好需要神魔之子体内的神魔之气,也就是所谓的混沌之灵来锤炼呢?说白了,就是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这炼制生命空间的独门秘方,都被欧阳夏莎牢牢地抓在手里,其他人就是想学,也没有那个本事学成,退一步来讲,就算是有人不巧真的学到了欧阳夏莎炼制的技术,还是学到了十成十的那种,可没有混沌之灵的锤炼,那一切也是白搭。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除非欧阳夏莎身死魂灭,否则的话,便只有她一人能够炼制出如此这般,装载生命的介子空间。

    好吧,扯远了点,话说回来,因为当年创世神帝炼制生命空间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给自己多增添一些饰品而已,毕竟,创世神帝也是女子,而这个世上,但凡是女子,又岂有不爱美的?而那个时代,女子用来装饰的饰品又少的可怜,而且大多又都是差不多的样式,所以,为了漂亮,创世神帝便只能自己炼制,因此,欧阳夏莎‘腕碧’空间里的生命空间容器,大多是一些女子使用的耳环,发钗,珠花之类的,只有少部分,才是男女皆可通用的戒指,腰带这样的。

    既然说了是炼制,那么便不可避免的需要使用到一些珍贵的材料,当年的创世神帝虽然爱美,可也算是理智的,既然同样是炼制,同样需要花费不少珍贵的材料,她当然不希望那些饰品仅仅只是个装饰而已,没有任何其他的作用。因为那样不但浪费了材料,还卡住了位置,怎么想怎么亏本,于是这便有了生命空间的存在。

    至于为何件件饰品都炼制成生命空间,那就事关另外一个故事了,直白的说,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毕竟,古人常说,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狡兔还有三窟,那可不是没有道理的,凡事总有例外不是?

    也就是说,生命空间的出现,并没有参和进什么其他的功利性目的,所以创世神帝所炼制的生命空间的成品,并没有被流传出去,不然你以为为何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生命空间的存在?

    还不就是因为能炼制的人只有曾经的创世神帝,而曾经的创世神帝又没有半点想要送人的意思,这才使得生命空间这种东西,被卡在一人的手中,变成了传说中,只能想象一下的物件吗?

    而这个不如其他生命空间容器的戒指,这个被欧阳夏莎称之为其中最差的一件物什,则是欧阳夏莎当年所炼制出的,第一件,也就是所谓的试手样品,毕竟当时的创世神帝也是第一次炼制,没有经验,没有标准,会失了一定的水准,会比其他同类型的物件差一些,也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毕竟,东西是自己炼制的,自己还掌握了最主要的炼制方法,再加上‘腕碧’里还有那么多的存货,欧阳夏莎会不在意,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更何况,她拿出来的,还是其他最差的一件,也是自己最想毁尸灭迹的一件,如此,她有什么舍不得的?

    至于其他人的反应,也没有什么怪异的,毕竟物以稀为贵,何况还是如此有用,别人无法炼制,难遇也难求的东西,所以,这在欧阳夏莎眼中被万般嫌弃的东西,到了其他人的眼中,可不就是让人眼红的宝贝香饽饽?!真不知道,如若东篱轩知道了欧阳夏莎心底的真实想法,会不会被怄的吐血!

    “呵呵,本尊明白你的意思,这个问题也没有什么不能回答的。既然是本尊的东西,本尊当然知道其的价值,可他再好,也只是一个死物而已,对本尊而言,一个死物,哪有一个人来的重要。说到这里,本尊也不怕对你们老实说了,本尊之所以愿意拿‘生命空间’来当做赌注,完全是因为萧家大少拿出的十丈紫晶精,如若萧家大少当时拿出的是一个对本尊而言没有什么作用的东西,本尊想必也不会拿出这么一个招惹是非的物件。要知道,本尊的一个朋友,生命危在旦夕,所需炼制的丹药,十丈紫晶精便是其中的一种材料,而这个朋友对本尊的意义,绝非寻常,至少绝对要比一个‘生命空间’要来的重要的多。毕竟,人要是没了,那就真的没了,可‘生命空间’没了,却不是没有机会再得到,不是吗?虽然本尊如今身上唯有这么一个,可既然本尊能得到这个,谁能保证,不会再有第二个呢?”一听到东篱轩的话,欧阳夏莎便知道他这是疑心病又犯了,同时也明白他是在算计什么,或者说是在打什么主意,欧阳夏莎又不傻,当然不会告诉他,这样的生命空间她有很多,那不是活腻了自找麻烦吗?所以,这个时候欧阳夏莎便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说服东篱轩,以及跟他有同样心思之人的理由,或者说是一个借口,一个故事,也许更为恰当一些。不过论起编故事,这个世界上只怕还没有人能强的过欧阳夏莎,毕竟是拥有几世记忆的灵魂,编个故事,忽悠下这群小屁孩,对欧阳夏莎而言,不说是信手而来,也算是轻而易举的,而事实也的确如此,这不,欧阳夏莎一边解释道,一边还不忘时不时的感概一下,抒发一下,这姿态做的可真是够足的了,情真意切的好不真实,只怕在场的,不说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了,也至少是信了其八九成了。

    “这样啊!那阁下那位朋友所需要的那味丹药之中还差什么其他的药材吗?”显然,东篱轩是信了欧阳夏莎信口编来的那个狗屁故事,当然这与东篱轩先入为主,自以为是的认为那个不可能成为可能的可能,也有着不小关系,反正不管怎么说,东篱轩信了,是不容置辩的事实,所以,他便将其的重点,放到了摆在眼前的这个生命空间戒指上,于是,一番作为铺垫,开始动手的言辞,便就这样传入到了欧阳夏莎的耳中。

    “你的意思是?能具体一点说嘛?”欧阳夏莎那么聪明,当然明白东篱轩的意思,可她仍旧选择了明知故问的反问回去,至于原因,也很简单,毕竟只有让对方认为自己很笨,那样对方才会放松警惕,让她可以趁机有空可钻不是?好吧,不得不说,在欧阳夏莎这人的心中,好像对所谓的‘占便宜’有一种莫名的固执似得,就好像那是她的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似得。虽然如此比喻有些不太贴切,可事实到底就是事实,容不得他们争辩什么。

    “阁下,我之前不是说了,我对你的生命空间戒指,也很有兴趣,所以,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拿之跟我赌,或者是在场的其他人和势力也可以,当然,我们所出的赌注,绝对不会比萧兄的差!当然,这只是个提议,接不接受,还是在于阁下您本人!”正题来了!先前被欧阳夏莎一直因为好奇观望着的,东篱轩的真正目的,就这样被东篱轩自己给轻而易举的给暴露了出来,顿时期待无比的欧阳夏莎是失望不已。

    亏得欧阳夏莎还以为以他的聪明还可以憋上一会儿,没想到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即便是有着良好的家族培养,也是不如那些老狐狸来的沉稳,甚至连言辞上的措辞什么的,也不如那些沉浸多年的老狐狸来的严谨。这不,别看这东篱轩说的好听,任由她来决定,可那其中的意思,简直不要太直接,没看到萧融天的脸色已经那么难看了吗?想必如若不是介于东篱家的背景,萧融天早就一拳头打上去了。

    虽然东篱轩的出发点并没有错,思维方向也很是正确,可他到底年轻了一些,缺少了所谓的经验,所以便显得他的处理方式,显得不是那么的成熟稳重,如若这事换做是一个老狐狸来做的话,只怕比之东篱轩,会做的更加圆滑一些,不说是滴水不漏,也至少不会引起萧融天如此大的怨气。

    好吧,如此想法,欧阳夏莎也只是在心中想想而已,很快便将之抛之脑后了,毕竟,东篱轩不是朋友,只能是敌人,而敌人的疏漏,不就是她最好机会吗?换句话说,就是欧阳夏莎期盼东篱轩犯错还来不及,哪还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