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尽没于此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尽没于此

    鬼烛和画卫两人心头怒火中烧,整个人都好似要被点燃了一般,心中更是无限的憋屈,到此时都难以接受局面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从鬼家分出了一批五十多人的武者队伍,从画家分出了五十多人,又从林队长手中调来六十多人。

    在素王郭三家发动如此大规模的行动之时,后方必然会空虚,能够留下来使用的人自然不多。如此一来这批武者可以说足以横扫三家,鬼烛和画卫来的时候,也自然是信心满满。

    城主府的战斗已经证明了他们的猜测,在画家的战斗只有四人身亡,六人受伤,这种代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万万没有想到带来这么多人,最后全部折在了素家府邸之内,到现在两人还有种一头雾水的感觉,好像从踏入素家府邸后就大梦了一场。

    不过身体上的伤痛,周围的惨叫和嘶吼,却是如此的清晰,足以证明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幻觉。

    他们二人也希望能够有机会扭转局面,可是他们心中清楚,两人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之前交手的时候,虽然耗费了不少的灵气,却未能让素贲和画卫两人受伤,甚至都没能压制住对方。

    之前鬼家那一批中箭武者纷纷死去,彻底乱了两人的心神,也让他们在分心他顾中无法发挥出全部的战力,反而让素王两家的队长不断抢攻。

    眼下他们灵气已经有了不少的损耗,若是继续留在这里,同眼前的敌人不断的缠斗,那最后两人可能连逃走都做不到了。

    似乎早就猜到鬼画两位队长逃走,素贲和画卫两人如飞一般的冲出,直接追了出去。看起来两人好似直接追赶,可是看两人飞掠的路径,却是分从两边采用弧线包抄。

    下方在人群中穿梭中的琥珀,在鬼烛和画卫两人身形移动的瞬间,便已经有所察觉。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丝毫不太在意那两人逃走,反而是身形一晃快速的动了起来。

    从琥珀出现后一直不紧不慢的移动,到此刻他也只是击杀了三人,几乎都是一次交手便将对方击杀。看他出手之时,每次都会略微调整释放黑雾的数量,同时水影双矛的武技也显得有些生硬,显然是还没有领悟纯熟的矛技。

    他正是想要磨练自己的技艺,环境适合,目标也十分合适,自己可以在战场中寻找适当的对手,这样的好的机会实在难得。

    而且用鲜活的生命来为自己磨练技艺,同时又没有什么危险,琥珀简直要好好感谢一下鬼烛和画卫了。

    可是当鬼画两名队长逃走后,琥珀整个人的气质也立刻有所改变。身体之内释放的气息,陡然间变得十分凌厉,飞快的移动中双矛直接变成四柄,之后六柄,再之后八柄!

    诡异的是琥珀的手臂仍旧只有两条,可是舞动之间矛的数量却在不断增加。从旁观察就好像八支短矛在其身周漂浮着,以一种特殊的轨迹自动运转般。

    在琥珀身形动起来的时候,鬼画家的武者也动了起来。根本就不需要任何讯号,鬼烛和画卫逃走的时候,他们手下的武者也立刻察觉。

    队长都已经自顾自的逃命,他们这些人又怎么肯继续战斗下去,纷纷向四周突围。

    “围杀!”

    正在快速奔行之中的琥珀,大喝一声便已经追上一名感气中期的武者。因为琥珀的速度太快,当他发觉到有人接近的时候,琥珀已经从其身边擦身而过。

    无声无息的掠过,仔细观察会发现琥珀身体之外漂浮八支短矛,其中一支微微动了动,似乎好像只是轻轻颤动了一下。

    那名正在逃走的画家感气中期武者,失去支撑一般的摔倒在地,后心位置渐渐殷红一片,鲜血自衣衫之内汩汩流出。

    根本没有多看一眼,琥珀已经向着下一个目标而去,此时的琥珀就像一只人形野兽,强悍的肉体力量配合远超同级武者的灵气总量,爆发出来的战斗力极为惊人。

    不过并没有人去特意关注他,因为此地的所有人都能顾着眼前。鬼画家的武者,眼下考虑的就是逃走,想尽办法的要从此地冲出去,这是他们眼下唯一在意的事情。

    素王家的武者,此时显得更加忙碌,在琥珀喊出“围杀”二字后,所有人都随之动了起来。

    纳气期的强者与感气期武者联手而动,他们的目标是对方纳气期的强者。鬼画家眼下这个层次的武者还是要多于素王家这边,只能够集合更多的武者,才能够将这些人拦下来。

    而感气期中期以下的武者,也同样在努力拦截,拦截那些分别从四周逃走的感气期初期以下的武者。

    而鬼画家感气期中期和后期的武者,眼下要应付的实际上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在场中快速穿梭中的琥珀。

    此时的琥珀好像鬼魅一般在场中移动,那些鲜活的生命被其迅速收割。之前他在尝试自己黑雾属性与武技的结合,以及各种战斗技法组合后的可能性。

    现在的他却将注意力都放在战斗,或者说是放在屠杀对方武者上,尽快将对方武者的性命收割走。

    当然也有感气中期和后期的武者,会不顾一切的全力向外突围。这个时候素王家的武者,只需要稍微牵制片刻,琥珀就会赶来将对方解决。

    同时那些王家修为最低的淬筋初期武者,早已经撤到战圈的最外围。面对突围的武者,他们不会凭武力直接上去拦截,而是会动用他们最擅长的手段,启动机关。

    眼看着弩箭,绳索,金属网,毒针等,在机关被激活后不断的释放出来,那些在全力逃走的鬼画家武者,终于感受到了绝望。

    鬼烛和画卫逃走的时候,场中还剩下了接近四十名武者,可就在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场中就只剩下不足二十人。素王两家虽然也有伤亡,可死伤加在一起还不到十人,这种损失对于鬼画家来说,当然不算什么了。

    “呼,呼呼……”

    奔行之中的琥珀,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反而每一次呼吸开始变得越来越悠长。同时肉体传来的不是疲劳,而是轻微的燥热之感。

    这种感觉不仅不属于疲劳,反而让琥珀感到自己的动作变得越来越顺畅。

    ‘原来还有这种感觉,怪不得左风说过,当初带着段月瑶与千幻教周旋的时候,越到后来动作会更加灵活,而且身体的力量仿佛在慢慢涌出来一般。’回忆着当初左风说过的事,琥珀心中略微有了一丝明悟。

    此时的感觉对琥珀来说,可以用舒畅来形容,可是这对于鬼画家的武者来说,那纯粹就是一场噩梦。

    一名光头青年,在场中快速飞驰,当被他盯上的目标,哪怕是感气期巅峰的强者,也会在极端的时间被收割走生命。

    始终留意场中变化的琥珀,脸上慢慢的浮现了笑意,按照原本的计划,这些被困在此地的武者,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离开。

    眼下还在不断战斗中的武者,虽然还在奋力的搏杀,可是他们在琥珀的眼中,与死人没有任何差别。

    不经意间,琥珀抬头朝着北面望去,那边是城北老区的方向,同时也是素家府邸大门所在的方向,逃走的鬼烛和画卫两人,此时正在朝着那个方向逃走。

    鬼烛和画卫两人决定离开,他们此时已经全力展开速度,可是却无法甩脱掉背后尾随的素贲和王淼,好在这两人也无法追上来,甚至距离还在不断的被拉远。

    眼看着前方的素家府邸大门越来越近,两人眼中不禁浮现出一抹劫后余生的喜悦。

    可就在这个时候,背后突然有着剧烈的波动传来,鬼烛和画卫不约而同的扭头望去。

    而素贲和王淼两人不知何时,分别从储晶之中取出了长矛,大量的灵气毫不吝啬的被灌注进入长矛之中。

    鬼烛和画卫人向着身后望去的时候,素贲和王淼正身体扭转,顺势将手中的长矛抛出,迅疾的朝着鬼烛和画卫刺来。

    如此攻击让两人微感错愕,虽然两人抛出的长矛有伤及自己的能力,可是他们想要躲避却并不难。

    眼看着两支长矛来到近前,鬼烛和画卫了两人毫不犹豫的闪避开。可是就在两人躲避的同时,素贲和王淼两人的脸上齐齐闪过一抹笑意。

    这笑容之中带着一丝嘲弄的味道,目光更似在看着死人一般。心中本能的感觉到不妥,却不知道究竟问题出在哪里。

    恰在这个时候,背后有着撕裂空气的沉闷呼啸声响起,之后才是“嗡嗡”的低鸣声。

    在听到这声音的瞬间,两人感到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脑海之中浮现出三个字“攻城弩”。

    在这瞬间两人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转身,就感到身体被狂风吹拂而过,好似那风直接穿过身体。

    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之中,眼前有着黑影闪过。瞧那轨迹分明是从身体之中闪出,低头之际赫然看到胸口和腹部出现了两个巨大的血洞。

    气息陡然一散,接着二人不受控制的从空中栽落,在落下的时候目光不经意间扫向不远处的素家府邸靠近门口位置。

    四颗小树被推倒,原本小树所在的位置,正驾着四架造型奇特的特大号弩箭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