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穿越之宛启天下 >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无药可救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无药可救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周天正便已经恢复上朝了,虽然他在朝堂上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在必要时附和周天宏几句,但是,他作为大封国的三皇子,在朝堂上说出来的话,还是极有份量的。

    林宛知道此事之后,还暗暗为周天正感到担忧。因为,以周天宏的为人,他是一定不会放过周天正的。他让周天正回到朝堂,就是为了能够创造机会,抓到周天正的把柄,好置自己的亲弟弟于死地,以绝后患。

    然而,严防死守还不如主动出击,林宛在给周天正的信上,说明了一切厉害关系,也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并且保证能治好周昌安的病。只希望周天正能助她一臂之力,帮她进入勤政殿,名正言顺地为周昌安治病。

    林宛此举非常冒险,虽然她相信周天正一定也希望周昌安的病尽快康复,但是,却不敢保证周天正能够完全相信她。

    这一把虽然赌得有点儿大,但是,林宛却不得不冒这个险。因为,她要进入勤政殿给周昌安治病,必须要得到周天宏的允许,必须要名正言顺。否则,周天宏很可能以此为借口,栽赃嫁祸,排除异己。甚至攻入勤政殿,打着保护皇上的名义,逼皇上让位。

    林宛原本是不想告诉周天正,她的真实身份的,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一分危险。可是,她需要周天正暗中相助,而且,她还担心周天正会对“孙依依”的身份产生怀疑,反而影响了整个计划。所以,她必须表露身份,不能让整件事情出现任何意外。

    而且,等周昌安的病治好之后,周昌安也需要周天正在各方面的支持。否则,即使周昌安回到朝堂,朝中的老臣都已经换成了周天宏的手下,周昌安也无力回天,说不定最终还是只能被迫让位。

    所以,周天正这步棋,是林宛必须要走的。而且,林宛已经想好了,若是到了关键时刻,周天启还没有得胜归来,她便只能选择将周天正推上那个位子,而绝不会让周天宏得逞。

    这件事情,林宛谁也没有说,因为,她敢冒这个险,别人却不一定这么想。每个人都会考虑自己的利益,而林宛想的却是,在什么样的时期,作出什么样的决定,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一夜,林宛并没有睡着,第二日一大早,便起床准备好了一切,只等着皇宫里传来的消息。

    一直等到午时,宫里才派了羽林军来接“孙依依”,宣她进宫去救王老御史的命。

    王老夫人在得知王老御史在朝堂上吐血不止时,当即便吓晕了过去。而林宛不敢耽搁,立即带着青桐,上了羽林军的马车。马车一路狂奔,冲进了皇宫,停在了议政大殿外。

    林宛跟着羽林军飞快地奔进了大殿之中,看见地上那么一大滩鲜血,王老御史躺在地上,双眼紧闭,昏迷不醒。林宛也身子一晃,差点吓晕了过去。

    王融刚双眼痛红,颓然地跪在王老御史的身前。而三名御医也跪在王老御史的另一边,其中包括林宛非常熟悉的王御医。

    林宛走到殿中,向坐在龙椅旁边的周天宏双膝跪下,颤声道:“民女孙依依参见大皇子殿下,见过各位大人。”

    周天宏蹙眉,不耐烦地道:“免礼,你快给王大人看看,到底还有没有救?”

    林宛恭恭敬敬地答道:“是,大皇子殿下,民女遵命!”说完,立即起身,走到王老御史的身边跪下,将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只一瞬,便又收了回来,大惊失色,手忙脚乱地从自己带来的药箱中取出一个瓷瓶,在王老御史的鼻端晃了晃。

    王老御史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缓缓醒来,朝堂上也开始议论纷纷。

    然而,林宛并没有理会这些,她收起瓷瓶,又从药箱中取出另一个瓷瓶,凑到王老御史的唇边,低声道:“三姨公,你快将这瓶药水服下,便可暂无生命之忧。”

    王老御史睁开眼睛,看了林宛一眼,便张嘴喝下了林宛手中的药水。随后,又闭上眼睛,呼吸慢慢变得平稳下来。

    周天宏见林宛真的将王老御史救醒了,心中十分诧异,抬了抬下巴,对跪在一旁的御医,不悦地道:“王御医、李御医、陈御医,你们刚才还说王大人患有心疾,劳累过度,早就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如今,王大人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救醒了,文武百官亲眼所见,你们太医局的颜面何在?朝廷的颜面何在?”

    周天正也轻轻一哼,冷冷地道:“难怪父皇的病一直没有好转,原来是因为太医局一直养着你们这一群无用的人!”

    三名御医满面惊恐,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向着周天宏磕头,异口同声地颤声道:“微臣知罪,微臣该死。”

    王融刚连忙起身,向周天宏拱手,道:“启禀大皇子殿下,微臣的这位侄女,乃是医圣的传人,手中有一些医圣前辈给的圣药,才能够让家父起死回生。并非御医们无能,请大皇子殿下莫要降罪于三位御医大人。”

    林之淮却微微蹙眉,淡淡地道:“大皇子殿下,刚才这位孙三小姐也只是说,她暂时保住了王大人的命,也不一定就真的是有什么灵丹仙药。不如,让王御医再给王大人把把脉,看看是否属实。”

    周天宏闻言,不由眼前一亮,点头道:“林爱卿说得对,王御医,你快去看看王大人究竟怎么样了。”

    王御医连忙应下,膝行到王老御史的面前,颤抖着手指,搭上了他的脉搏,许久,才长出了口气,缓缓点头,然后面向周天宏,高声禀道:“启禀大皇子殿下,王大人的脉息已经稳定下来,虽然还有些虚弱,但是,已无生命危险,只需静养一些时日,便可康复。”

    周天宏蹙眉看着林宛,许久,才收回目光,看向躺在地上的王老御史和那一滩血迹,不耐烦地道:“来人,把地上收拾干净,送王大人回府,王御医也跟着去,不得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