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穿越之宛启天下 > 第七百二十一章 夫复何求

第七百二十一章 夫复何求

    周天启勾唇一笑,柔声道:“那日,我赶到的时候,你也已经昏迷了,当时我身受重伤,也实在没有办法帮你运功调理气息。所以,我能帮你的,也只有念灵犀心法的口诀,让你自己运功控制住自己的经脉运行。”想了想,又疑惑地问道:“可是,你怎么会背凤武神功的心法口诀呢?是长风告诉你的吗?”

    林宛摇了摇头,道:“没有,大哥怎么会教我凤武神功的心法口诀呢?是上次金蟒给你传功的时候,大哥传授给你凤武神功的心法口诀时,我在一旁听到了。虽然我没有刻意去记,但是,我天生记性好,努力回忆了几遍,就背出来了。”

    周天启心中暗暗感到佩服,虽然他也算得上是天资过人,但是比起林宛的过目不忘和过耳不忘来,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林宛又转了话题,问道:“皇上真的已经答应解除对周天宏的禁足令了吗?”

    周天启点了点头,道:“是的,皇后今晚请了皇上过去,想必也是为了周天宏的事情。听说,兰紫月的一个侍女,已经怀了周天宏的子嗣。”

    林宛大惊失色,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道:“怎么会呢?周天宏怎么还能让女人怀孕呢?小琪不是说,如果用那种方式解了摧花情毒之后,男子就没有生育能力了吗?为什么兰紫月的侍女还会怀孕呢?”

    周天启微微蹙眉,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此事千真万确。而且周天宏已经将那名侍女保护起来了,他也不是糊涂蛋,想必那侍女怀的一定是他的骨肉没错。”

    林宛依然皱紧了眉头,百思不得其解。一开始是西门玉清说,如果解毒之后,女子就不可能再怀孕了。后来,小琪又说是那男子再也没有生育能力了。可是,现在周天宏却令兰紫月的侍女怀孕了,那么,也就是说,小琪说的不对?

    周天启见林宛拧眉不语,不由缓缓开口问道:“宛儿,你上次不是说,西门玉清说解毒之后,不能再生育的是女子吗?怎么小琪的说法和西门玉清不一样吗?”

    林宛沮丧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谁说的对,谁说的错。等太后寿宴过后,我亲自去一趟天竹居,看看师傅和医圣前辈怎么说吧。小琪一个小姑娘,哪里知道摧花情毒被那样解毒之后,究竟会怎么样呢?一定是师傅和医圣前辈说的,至于他们为什么这么说,自然也不会向小琪解释的。”

    周天启却突然倾身过来,一把将林宛抱进了自己的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凑在她的耳边,低语道:“小琪这丫头不懂,你师傅和医圣前辈一生没有娶妻生子,想必也不十分清楚。要不,我们俩先试一试,不就知道其中奥妙了吗?”

    林宛羞得满脸通红,双手撑开周天启,嗔道:“你瞎说什么呀,在没有弄清楚之前,我们当然不能冒险。怎么能试一试呢?万一害得你没有子嗣了,将来谁来继承凤族?谁来继承大统?”

    周天启皱眉,不悦地道:“如果我们一直不能在一起,就更没有人继承凤族,继承大统了。而且,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我还要大统做什么?还怎么延续凤族的血脉?”

    林宛瞪着周天启,气呼呼地道:“你和我在一起,难道就是为了那事儿吗?”

    周天启轻笑出声,凑近了林宛,暧昧地道:“相爱的人单独在一起,不都是想着那事儿的吗?难道你不想吗?”

    林宛的脸红得能滴出血来了,身体里的火,突然就被点燃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残余的摧花情毒又发作了,只能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周天启却没有发现林宛的异样,轻轻捧着林宛的小脸,俯身吻向她被自己咬得快流出血来的唇瓣。耐心地用舌头撬开她的牙齿,轻轻地吮吸她那红肿的下唇,用自己的温柔融化怀里人儿的坚持。

    林宛终于投降了,软软地躺在周天启的怀里,任他亲吻,任他抚摸,任由他撩起自己心里的火,任由那团火,灼伤自己的心,自己的身体,最后不由“嘤咛”出声。

    然而,林宛滚烫的身体,终于提醒了周天启,那**的声音,反而拉回了周天启的理智。他念念不舍地放开了林宛的唇,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自己的冲动。将手放在林宛的丹田,缓缓念起了清心咒,用自己的真气,慢慢化去了林宛体内的燥热,将摧花情毒的余毒又驱散了。

    他也想尝试着把那些毒都逼出来,可是,却没有成功。因为那些活跃的毒素只是一小部分,而且,他无法把它们都聚在一起逼出来,一旦他的功力遇到那些毒素,那些毒素就像有生命一样的,迅速分散开去了。

    林宛缓缓清醒过来,看着周天启亮如星辰般的眼睛,只见那里面满满的都是心疼和痛苦。

    周天启见林宛睁开了眼睛,低声问道:“宛,你好些了吗?还难受吗?”

    林宛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了。”低头看着自己散开的衣襟,轻轻将衣裳拉好,从周天启的怀里迅速退了出来,离他远远的。柳眉微蹙,难过地道:“天启,对不起,都怪我……”

    周天启却又扑了过来,紧紧地抱住她,下巴抵着她的额头,痛苦地道:“不,怪我。我明知道不可以,还是忍不住要招惹你。看着你那么痛苦,全身如火烧一般,我就后悔了,真怕会害得你毒性彻底发作,和兰紫月当初一样,自残身体,一发不可收拾。”顿了顿,又道:“其实,有没有子嗣,我真的不在乎,你也别太在意,好吗?我不希望你为了子嗣的事情,有这么大的心理负担。”

    林宛在周天启的怀里轻轻颤抖,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和感动。这样一个男子,全心全意地爱着自己,她又夫复何求呢?

    夜凉如水,时间静静地流淌,这一对苦命的鸳鸯,就这样紧紧地抱在一起,祈祷着——不要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