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锦绣重生:天价豪门千金 > 第2612章 倔强

第2612章 倔强

    手机阅读

    听到吴亚的这个问题,霍思宁咯噔一声,心里暗道不好。

    她又不蠢,哪里会不知道吴亚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经历过父母双亡,跟随哥哥逃亡,哥哥被绑架这接二连三的事儿,霍思宁原本以为,这姑娘这段时间的失神,是因为被这些毒贩子给吓着了。

    但现在想来,并不是。

    这姑娘这几天,一定是经历了一段非常困惑挣扎最后到终于想明白的过程。

    她口中所说的当警察,绝对不是想做那种在办公室吹着冷空调做着报表接听一下警务电话这样的工作,而是想上前线,去做那危险万分的缉毒警察。

    这一点,霍思宁从她那决绝的眼神里面完全可以确认。

    这让霍思宁感到非常的棘手和为难。

    说实在的,如果霍思宁面对的是一个陌生人,是一个男孩子,她可能真的会认同并且鼓励对方忠于自己内心的选择。

    这个世界上,愿意并且敢于去做这些危险事情的人太少了,尤其是缉毒警察,很多人可能客死他乡了都不能够公布其姓名和身份,只能是默默牺牲,甚至连尸骨都找不到。

    但如果谁都不去做这些,那么人民的安全有谁来保护?霍思宁也并不是那种并不开明的家长,缉毒警察这个职业固然危险,但是,如果这真的是对方想要去完成的梦想,霍思宁并不会阻止。

    可是,问出这个问题来的,是吴亚这个小丫头,这样大义凛然的话,霍思宁就有些说不出口了。

    一方面,吴亚这些年跟着她,她就真的是将这姑娘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看着她从一个营养不良的小豆丁,长成了如今亭亭玉立的模样,她甚至已经想好了,等这丫头上大学恋爱结婚生子之后,她都要准备些什么。

    另一方面,这孩子的命运太苦了,当年她愿意帮助这一对兄妹,就是因为看到了吴亚这个小丫头,那和她的童年相似的命运,令霍思宁动了恻隐之心。

    父母被毒贩子给害了,哥哥也遭了毒贩子霍霍险些没命,兵也当不成了,出了这一连串的事儿,这个家庭已经千疮百孔,如今两兄妹经过几年的缓冲,才终于有了一点起色,只要他们兄妹两好好过日子,未来只会越来越好。

    这样的情况下,霍思宁又要如何开口,表明她赞同这个小丫头的决定,支持她去当一名警察呢?

    甚至,霍思宁都很想开口问吴亚一句,如果真的当了缉毒警察,你若是牺牲了,那你要你哥哥怎么办,他还有没有勇气在失去父母之后,再接受自己失去唯一的一个妹妹?

    但霍思宁的这句话,没能说出口。

    “女孩子当警察,以后可不大好嫁人啊。”

    在面对吴亚清亮的眸子的注视下,霍思宁也无法给出断然拒绝的话来,遂笑了笑,给出了一个含糊的答案,

    “当警察天天在所里呆着不着家,根本没时间谈恋爱。你看看张爽就知道了,要不是遇到了宋辉那个奇葩,这丫只怕三十岁都得单着呢。”

    霍思宁开着玩笑,吴亚却没有笑,只是定定地看着霍思宁:

    “宁宁姐,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霍思宁笑了笑:“唔,知道,但是你还小,我觉得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好好地把你的基础打牢实了,不然纵然你有千万个梦想,达不到高考录取成绩,那也白搭。”

    “考警校,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好的警校才能选拔出好的精英,如果你连入学资格都够不着,那还何谈以后?”

    “我想,你总不希望当了警察以后,就做一个郊区片警,或者被委派到资料库去天天陪着那些档案资料吧?”

    “如果你只是这样的学渣,将来你就算跟你的上级提出来要去前线,他也未必会搭理你,因为他绝对不会送一个三无产品上前线,那不但是让你去送死,还会牵连到其他的队友,你明白吗?”

    听到霍思宁这番话,小丫头倒是精神一震,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她摇了摇头,道:

    “不,我已经有目标了,我要好好念书,考华国最好的公安大学!”

    霍思宁笑着点了点头,原本她的想法是,丫丫这姑娘年纪还小,没个定性,指不定这会儿做的决定,将来等自己想明白了,可能就会发生改变了也不一定。

    而且这小姑娘还没谈恋爱呢,也许等以后大学里谈了个对象,就不会有这么激进的念头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小丫头那坚决的眼神,霍思宁又觉得,她这样的想法,可能也是在自欺欺人。

    这姑娘当年就能跟着吴均在码头工棚吃苦,可见心性是多么坚韧倔强的一个人,而且她的脾性本身就随她哥,有吴均在前面当榜样,这丫头受她哥的影响,只怕也差不了多少。

    想到这儿,霍思宁忍不住又长叹了一口气,心下暗道,再等等看吧,未来的事儿,谁知道呢?

    第二天一大早,严雪松和陈德坤就来敲霍思宁的房门了。

    霍思宁睡得迷迷糊糊的,倒是顾叙那边已经做完晨练回来了,还带回了早餐,霍思宁快速地洗漱完,给严雪松和陈德坤打开门让他们进来了,一面吃早餐一面嘟囔道:

    “两位教授,就算今天是兰展开幕,咱们也不用这么早吧?”

    严雪松没好气地看了霍思宁一眼:

    “早?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这会儿展厅那边估计都已经早就坐满人了,咱们过去只能站在屁股后面,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霍思宁有些无语:“咱们看兰展,到时候是进展厅看兰花作品,又不是去看什么开幕式跟表演的,要看这种玩意儿,电视上不是多得是吗?再说了,那什么市长局长会长轮番的发表讲话,光想想都觉得腻歪了,你也乐意去听?”

    严雪松的嘴角抽了抽,倒是一旁的陈乾坤很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你说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我最不耐烦的,就是听开幕式上面那些什么长发表讲话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