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重生颜娇 > 第四十六章 疼爱

第四十六章 疼爱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含玉在祖父那边找了一本博物志,离开前,颜茂华说他会添些书,让含玉看完了尽可以到这里自己找,只是最后一排的书目不要翻就是。

    重午这日的晚膳,又是一大家子聚在一处用膳。

    颜家每年都有几次聚着一起用膳的日子,除了林素馨每年只会在除岁那天出现外,别的时间她都会以礼佛为由足不出户。

    含玉听说母亲不去主堂用膳,还特地去喊。

    林素馨拒绝了前去,含玉苦说无用,只得泱泱离去。

    颜老夫人更多时候都不想看到林素馨。

    颜大爷在世时跟林素馨感情很好,举案齐眉,情投意合。林素馨性格温顺,面对婆婆的责难只会顺从,从不反抗,可偏偏被颜大爷知道颜老夫人对待林素馨的苛刻,颜大爷自然要袒护着林素馨。林素馨嫁给他,如今就是颜家的人,颜老夫人却一直把林氏当成外人一般时刻防着,这也让颜大爷不满。颜大爷性情也好,从不会大吵大闹,只会温言劝说,知道林氏受了委屈就会一番长篇大论,说到颜老夫人心服口服。颜老夫人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大儿子的那套对她很有用处。

    颜大爷过世后,林素馨不经常露面,颜老夫人病了却会让人叫林素馨过去侍疾,稍有差池还会惩罚她。若不是颜茂华后来发了话,颜老夫人身边有人伺候,无需她来伺候,意思就是让林氏下次不用来颜老夫人这儿了。也让颜老夫人省省心,别总想着怎么折磨别人为乐。颜老夫人气结,敢情她儿子没了,这个媳妇儿还要过着好日子?

    再见陆氏,她的身子已显,脸颊也胖了一圈,一贯带着温和笑容的陆氏如今脸上的笑却是勉强,僵硬着一张脸。

    含玉到了主堂,便一一见礼,从祖父、祖母到二叔、二叔母,再到三叔三叔母,幼弟幼妹也礼貌的喊含玉姐姐。颜家的一桌人在一般大家庭来说并不多,除了子女,颜家的妾室,自然都没有上桌的权利。

    夏至来临,含玉的卧室窗户上都蒙上了一层白色绢纱,是以防蚊虫进房间。含玉榻上的幔帐也换了一条新的粉纱帐,粉嫩嫩的颜色,上面还稀稀落落绣着大朵的桃花,亦是纱线所绣,因此隔着帘帐都能看到外面。这还是母亲亲手做的,这样绝妙精细的针线也只有母亲才会,含玉触上纱帐,只觉得触手凉凉的感觉,很是舒服。她说要给静香送一个绣品,可是却停了那么久都不曾再动手,她每日只顾着看书习字,却忘了母亲一个人是孤独的,她还是应该多陪陪母亲才是。

    含玉想着这个时辰母亲一定没有睡,便起了身,下了榻,跟洪嬷嬷说她要去母亲那边。

    林素馨夜里这个时辰一般都是在绣花。她的生活很简单,每日礼佛,念经,绣花,做衣服,偶尔闲下来的时候就是坐着发呆。

    “娘,你睡了吗?”含玉到了她的院中,隔着窗问她。

    林素馨直了直身子,起身开门,“这都夜了,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来看看娘睡了没,你还在绣花吗?”

    “快进来说话。我正给你做衣服呢。”

    “娘,我的衣服都很多了,你还在给我做?”

    “衣服没有嫌多的。”林素馨坐在绣架前,捏着绣针接着绣。

    “这衣服怎么会这么大?这么大我也穿不了。”

    林素馨弯唇一笑,感慨道,“孩子,你总会长大的。”

    颜含玉只觉得心头一梗,开口道,“娘,我也要学绣花。”

    “你每日看书还要习医,哪还有时间绣花吗?你呀,放心吧,娘会把你的衣服都做好。”

    上一世,母亲离世,留下了两大箱子衣服,罗裳,袄裙,里衣,绣鞋……她身上所有的穿戴母亲不知道熬了多少夜来做。含玉那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傻,错怪了母亲,留下了憾事。

    “娘,我会抽时间学,我想做。”一个人付出那么多,总需要给她回报的。她回报了什么?上辈子她只给了母亲一生的孤寂,这辈子难道还要重蹈覆辙,再让母亲孤苦一辈子?哪怕她亲手做一件衣服送给母亲,一个陪伴,那也是一种回报。

    林氏手上的动作停滞了片刻,低声道,“也好,女孩子学些这些才是正经。”

    在寂静的夜,这样的低语含玉听得分明。

    “娘有没有后悔我是女儿?”

    “傻孩子,你是娘的孩子,不管是女还是男,都是娘的骨肉,读些书固然好,娘只是觉得女人一辈子守着内宅,知书达理便好,就算成了人人口中的才女,也没有太大用处。”

    颜含玉听了这话,却觉得头上又是一个闷棍。祖父不阻止她念书,母亲不建议她念书,她念书到底是对还是错?

    “娘,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不说傻话了,早些回去歇息吧,有事我们明日再说。”

    “娘,我歇在你这里好不好?”颜含玉糯声问。

    “好,你先去睡,早些睡,娘把这一点绣好很快也就睡了。我喊林嬷嬷来……”

    颜含玉挨在林素馨身旁坐着,“娘,我现在不困,看你绣一会儿跟你一起睡觉,别喊林嬷嬷了。”

    “好。”林素馨低眉笑笑,继续手里的绣活。

    母亲的手又细又白,纤手细软,只见她两指捏着绣针,小指微微扬着,手腕扬起又垂下的动作,含玉只觉得美丽极了。含玉仰头看向母亲的脸,她的面孔很平静,可眉宇间时刻都微拧着,即使是笑着时,那种愁绪的情绪还是流露在外。她是苦,是愁,是怨?含玉无从得知。母亲这个年纪明明是正值年华,却是寡居空房,含玉心中怜惜。

    夜里,含玉睡着的时候,只觉得旁边有个人在温柔的拍着她,那是一种久未享受的情系感觉。含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尝到这种疼爱宠溺的感觉,只觉得如坠梦境,只愿不醒。

    “对不起,含玉,都是我的错,都是娘不好。”那个熟悉温柔的声音轻轻响起。

    含玉很想回答她,母亲,不是你的错,这怎么会是你的错呢?母亲,你不要自责,这不关你的事!她想把这句话说出口,可是困倦的感觉让她浑身无力,嘴巴蠕动了几下也变成了呓语,接着沉睡过去。

    母亲的这句对不起一直到很多年以后含玉才明白是什么意思。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