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重生颜娇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冷静

第三百四十三章 冷静

    手里捧着“天书”,颜含玉正看得入神,乍然听到声音,忙抬头。81中』Ω文网

    “四叔?”

    “你竟然住在这里……”

    如果不是偷听父亲说话,颜学武还不知道含玉竟然在秦王的近郊别院。

    “你?你怎么来了这里?偷偷进来的?”

    “这院子根本就进不来,索性就从正门走。我直接说我是颜家四爷,见我家侄女,然后守门的人就领我进来了。”

    “你找我作甚?怎么还背着包袱?这不会又要离家出走了吧?”颜含玉反问。

    “爹逼我成亲,娘让我跟范家的娘子定亲,我现在只能逃婚。”

    “逃哪里去?唐蓝你不管她了?”

    “我如今哪有其他的办法?爹娘让阿蓝做妾,我如何能让阿蓝委屈了做妾?我宁可带着阿蓝漂泊在外。”

    “你走的轻松,家里的任何事你都不管了?唐蓝的生死你也不管了?你以为你是不死之身,有九条命可以活?”

    前面一个九堂叔,现在又来个四叔,难不成他们颜家的男子都喜欢摆脱责任,鲁莽行事!

    颜学武沉默。

    “含玉,你不明白……”

    “我不明白,四叔来找我作甚?”颜含玉一时间有些气,语气不太好。

    “我这不是找你来说服我爹嘛,爹平时最疼你……”

    “祖父疼我,那也不会任我胡来!”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颜学武颓丧道。

    “祖母选的谁家的娘子?”

    “范家,已故范太师的幼女。”

    “范太师幼女?”颜含玉口中呢喃,跟着说了一句。

    “叩、叩。”轻叩门的声音。

    哑姑站在门口,对着她比划了两下。

    “我们府上的人来了?”颜含玉反问。

    哑姑点头。

    祖父派了人来接她回去,颜含玉就没去自家别院,而是直接带着四叔回了府。

    来接她的人是平安。

    问及了方姑在别院的情况,平安说方姑有惊无险,已经在恢复期。

    想到方姑安然无恙,颜含玉欣喜。

    又听桂轩也逃过了一劫,就是脸上留了很多麻疹难消。

    洪嬷嬷照顾着两个人,总算是让两个人都度过了危险。

    “这次多亏了洪嬷嬷。”洪嬷嬷简直就是她的福星。

    “老爷也说要佳赏洪嬷嬷。”

    “嗯。”颜含玉应声,过了一会儿又问,“朱三呢?朱三回来了吗?”

    “朱三爷早回了,朱三爷走到半路觉得事情不对劲,觉得他家里人给他送信一定是他认识的人,想来想去他就折回来了,回京见酒楼被封,又听说方姑出了天花,急的到太傅府找您。守门哪那么容易传话?要不是奴婢正好出府帮忙拦着,朱三爷险些就进了官府……”

    “然后呢?”

    “方姑出了天花,也不能见人,奴婢让朱三爷等在酒楼,有消息我就去通知他。”

    “嗯。”

    “朱三爷这次没病却也瘦了一场。”

    “他是个重情的。”

    “大小姐怎么不让他们两个成亲算了,朱三爷是个好人。”

    “这事我说了哪算,等方姑这次痊愈,怕是心境又会变了吧。”

    人在频临死亡的时候,其实会想到很多令人后悔的事情。

    平安迟疑的点点头。

    “我出花儿这件事查出来是谁动的手脚了吗?”

    “查出来了。”平安低垂着眉眼,一副不愿d意说的模样。

    “是谁?”

    “老爷不让告诉大小姐。”

    平安话落,但见她躲避的神情,颜含玉灵光一闪。

    明明是艳阳天,颜含玉却觉得身上一寒。

    想想上一世她承受的种种,瞬间明了。

    她如何会想到,跟她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亲人会容不下她?

    “是三叔吧?”

    “大小姐怎么知道?”

    “你大小姐向来神通你不知道吗?”

    平安为自家大小姐心疼,亲叔叔容不下侄女,她想想怎样都接受不了,可是大小姐却能心平气和的跟她开玩笑。

    “祖父怎么处置的?”

    “替三爷辞官,送回琅琊去。”平安一叹,“皇上没同意。”

    颜含玉继续听她说。

    “皇上还让老爷消消气,说是三爷忤逆了老爷,就贬了官职,外放出去。”

    “外放到哪里去了?”

    “德州,德州通判。”

    “德州?如此重要的军事基地,皇上真是信任他!”

    外放德州,离了京城,祖父真正是控制不到三叔了。

    到底是祖父的亲子,祖父肯定还是顾念感情的。

    除了这事,颜含玉又想起范太师幼女的事。

    这范太师幼女今年已过二十,迟迟未成亲是因为父守孝。

    当年范太师重病缠身的时候,完全可以把这个已经及笄的幼女嫁出去,结果却是一拖再拖,拖到范太师病故,这样又守了两年的孝,就过了桃李年华,这个年纪再嫁,已经是有些难了。

    可算巧,他们家四叔回京,还未娶妻。

    门当户对的,年龄又搭,可算是匹配的。

    进了城,颜含玉掀开帘子,见四叔满面颓废,面色不佳。

    她就知道四叔定是郁闷至极吧。

    “今天街上真是热闹,平安你去听听看他们在说什么?”

    让人停了马车停在街旁,平安下了马车。

    “怎么停了?”颜学武调转马头,回头来问她。

    “四叔你心事重重,怕你掉下马!”

    “我怎么可能掉下马?”

    颜含玉一笑,“就是觉得你想太多了!”

    “娘今日一早就去了范府,我亲眼看着的。”

    今日去怕范府是就是订下事来,他怎么能开怀的起来?

    “说不定还是会有转机的,四叔你就回去等着。”

    “真的会有?”半信半疑的问了一句。

    颜含玉神秘莫测对着他一笑。

    颜学武心思安定了不少,回头问,“平安呢?让平安去哪里了?”

    “你没觉得今日城里比别的时候都热闹吗?我就是想听听他们都在说什么。”

    平安匆匆而归,神情凝重,“大小姐,出大事了!咱们府上的事!”

    “什么事?”颜学武率先急了。

    “契丹人来了,在咱们府门口求亲。”

    “什么?他们契丹人怎么敢?”颜学武怒道。

    “四叔不用着急,淡定。”

    “含玉,你怎么还能如此冷静?”

    “不能成的事情当然能冷静。”

    “此话怎讲?”

    “异国求娶,那是两国的事情,必定要经过皇上的同意。两国的事情那就是国与国之间的交易,求娶就要下聘,他契丹人敢拿城池下聘吗?”颜含玉嫣然一笑,“如果说为了我,契丹弃了燕云十六州,还要与我中原以和为贵,契丹人才不会那么傻!”

    “如果、真是……听说了你的大名,契丹国主愿意割让城池求娶你,那可怎么办?”颜学武差点口吃。

    “我只能牺牲了……”颜含玉一摊手,“不过,四叔,你太看得起含玉了。一个朝臣之女的价值怎么可能那么高?”

    “但是……”

    “平安上车,我们回府。”

    那帘后的身影消失,似乎是所有的光芒都跟着无影无踪。

    颜学武总算是知道父亲知道为何宠爱含玉,如此聪慧过人,又机敏的女子竟是他的侄女,一时间感觉与有荣焉,又多了一种油然而生的责任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