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职场情事:我的绝色女老板 > 第279章 又遇熟人

第279章 又遇熟人

    什么?

    黄星顿时大吃了一惊!

    好大的口气!

    黄星看到她已经攥紧了拳头,嘴上还呢喃了一句什么。

    正所谓人心多变,黄星着实没有想到,若干年会的欧阳梦娇,会变成这样一个人。他无法给欧阳梦娇这种做法下一个善或者恶的定义,但是他能意识到,当初那个曾经与同床共枕的小文员,几乎已经不可能回来了。

    诸多感慨,涌上心头。黄星心里可谓是五味翻滚着。

    其实现场只有一位女性,那就是胡艳艳。她其实并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独自地提着一瓶啤酒,漫无目的地边走边喝着,也有一些喝多了的经理会上前搭讪,邀请她跳舞,但是皆被她拒绝了。

    胡艳艳姿色不错,但是跟沙美丽和欧阳梦娇对比起来,那实在有些显得微不足道了。而且黄星能看的出来,欧阳梦娇在瞧胡艳艳的眼神当中,也一直有几分不屑的元素。以至于,在黄星注意到胡艳艳时,欧阳梦娇随口说了一句:像胡艳艳这种女人,是不是很可怜?

    黄星或许能揣测出欧阳梦娇的话外音,但还是问了一句:怎么个可怜法?有钱有地位,什么都不愁,可怜什么?

    欧阳梦娇冷哼了一声,说道:像她这种人,还不如没钱。有钱不舍得花,有福不懂得享。要钱何用?你能想象吗,她们家资产过亿,但她身上穿的那一套衣服,全是过了时的,甚至是几年前的款式。她老公开劳斯莱斯,但她却开了一辆根本不入流的三十万的宝马3系。你不觉得这种人很可悲吗?女人值不值钱,是花出来的。一个不会花钱的女人,注意她不会让男人觉得值钱。

    黄星道:你喝多了吧,这算什么逻辑?

    黄星突然感到,这欧阳梦娇竟然和沙美丽有着同样的想法,在某些观点上,不谋而合。

    欧阳梦娇跟黄星碰了一下杯子,说道:你想啊,就你来说,如果你拿一支野玫瑰就忽悠到手的女人,跟你送一幢别墅才博得一笑的女人,比起来,你会更珍惜哪个?当然是后者,所以说,一个女人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要花掉男人的钱。很多时候,男人是为了痛才学会爱。不是吗?

    黄星苦笑道:你现在可是越来越拜金主义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欧阳梦娇道:我没变,是时代在变。好吧我们不谈这些东西。就说说你吧,你跟付洁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黄星道:还能谈点儿别的吗?

    欧阳梦娇道:看样子,不容乐观?

    黄星强调道:我们关系,很好。

    欧阳梦娇冷笑了一声:别自欺欺人了。你以为我看不出来?虽然你一直在替付洁圆场,但是她好像并不领你的情。像她这种既有姿色又有能力的女人,是不会把任何男人放在眼里的。除非,你比她更有能力,你能驾驭得了她。在鑫缘公司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在付洁背后的追求者,加起来足有一个连了,其中不管商界的成功人士,更不乏政界的精英。曾经有个高官给她开出每年一个亿的包养费,但是仍被她拒绝了。恐怕连现在的一线明星都到不了这个价码吧?在女人中,她是一个传奇。不过我最敬佩她的,就是她还能把持住底线。

    黄星反问:你这是在夸她呢,还是在贬她?

    欧阳梦娇摇了摇头:我只是客观评价。目前,就我看来,你根本驾驭不了她。

    黄星道:我没想驾驭她。

    欧阳梦娇道:你这是在自欺欺人罢了。我没见过不喜欢征服女人的男人。除非,这个男人很没本事。

    黄星道: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好吧,说点儿正事儿。今天在接风宴上,你这一连环的表现,真的有些太过分了。你同时给了我和付洁一人一刀,不见血的刀。

    有吗?欧阳梦娇很无辜一耸肩膀,随手又抬起酒杯,扬了扬脖颈将杯中酒一干而尽:我哪有啊!我只是在表现一下罢了,让鑫梦商厦的人,都了解我认识我,方便我日后开展工作。

    黄星直接将了她一军:你敢说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欧阳梦娇道:我承认,我是有私心。但是我没有别的选择。在鑫梦商厦,我是初来乍到,我必须要为自己积累筹码。

    黄星反问:就像现在这种场景吗?

    欧阳梦娇打量了一下热闹的现场和沸腾的人群,说道:那没办法,没有人不喜欢热闹,不喜欢玩儿。我也一样,他们也一样。

    黄星道:那你接着玩儿吧,小心玩火,我先走了。

    黄星转过身去,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话有些过了。但是转而一想,自己这句话仿佛是替付洁说的,欧阳梦娇的到来,让付洁陷入到了无穷的困境之中,作为付洁的爱人,黄星简直处于两难的境地。毕竟,这两个女人,都与黄星有着特殊的关系,一个是现如今的爱人,且处在一个非常微妙的时期;一个是自己昔日同床共枕的红颜知己,他不希望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

    欧阳梦娇似乎是有些生气,站到了黄星面前,绯红的脸上,浸显出阵阵兴师问罪的神韵:你好像很在乎付洁?

    黄星冷哼道:你说呢?

    欧阳梦娇皱了皱眉头:难道你就从来没在乎过我吗?

    这句话,把黄星震住了!

    扪心自问,自己在乎过欧阳梦娇吗?

    在乎过这个曾经陪伴自己度过无数美好时光的美丽女生吗?

    答案显然是肯定的!以至于,欧阳梦娇这句追问,一下子让黄星记起了更多的往日情结。他永远忘不了,欧阳梦娇的热情如火,也忘不了,欧阳梦娇对自己的那份深深的痴迷;更忘不了,每天早上起床,欧阳梦娇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伸手拍着他的屁股,坏笑着说,懒猪起床喽,太阳就要晒屁屁了。

    多么可爱,多么性感,多么温存。那是黄星自失去赵晓然以来,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甚至黄星曾经想到过,要给欧阳梦娇一个名分。但是他很自卑,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小角色,没钱没势没地位,而且还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而欧阳梦娇却是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女生,他怎么忍心伤害于她?或许,当她真的与自己走入婚姻殿堂后,仍旧会成为赵晓然的翻版。尽管后来黄星曾经给欧阳梦娇暗示过,想让她成为自己的老婆。但是欧阳梦娇的表现却很淡然。她甚至曾经对黄星说过,不需要他负责。这句话,有时候会让黄星觉得轻松,但更多时候,却觉得无奈与凄凉。不容置疑的是,黄星对欧阳梦娇,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欧阳梦娇见黄星怔住,紧接着道:怎么,答不上来了吧?

    黄星支吾了一下,似乎刚刚从记忆中醒来:看来你真的喝多了。

    欧阳梦娇突然朝前走了一下,与黄星贴的很近:那你能不能,一会儿送我回家?

    黄星顿时一愣。

    看样子,欧阳梦娇不像是在开玩笑。

    黄星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一会儿还有事。

    欧阳梦娇一皱眉:什么事?又要去找付洁?

    黄星道:私事。

    欧阳梦娇有些生气:随你吧。

    然后一鼓作气地把杯中酒干尽,扭头走上了舞池,疯狂地扭摆起了身姿。

    她这一扭,博得了满堂喝彩。

    黄星暗自苦笑了一声,离开了这个大包厢。

    但是他的心里,却一直充满了各种疑问。

    关于欧阳梦娇。

    沙美丽仍然在旁边的那个小包厢中,兀自地饮着酒,她还要了几个精致的果盘,一边喝酒一边享用,那雍容华贵的神态,任谁见了也为之动容。

    见黄星回来,沙美丽歪了一下脑袋,脸上洋溢出一种成熟女人憧憬的神色。

    沙美丽说道:可以走了吗?

    黄星一愣:去哪儿?

    沙美丽一皱眉:在我面前,能不装吗?

    黄星道:对不起沙姐,我可能要晚一会儿,还有点事要处理一下。

    沙美丽兴师问罪:你总是这事那事的。

    她抬腕儿看了一下手表,说道:我今晚就等到你十一点钟,过时不奉。

    黄星咬着牙说道:我,我尽量。

    二人一齐走出小包厢,黄星目送沙美丽上了她的豪车,调头,扬长而去。

    黄星原地叼了一支烟,微微思量了一下,开上自己的那辆帕萨特,径直朝付洁家奔去。

    刚一进小区门口,黄星便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前不久刚去过鑫梦商厦面试的漂亮女孩庄书雯。

    虽然小区里光线并不是很好,但这更凸显出了庄书雯姣好的面容和细腻的肌肤,在微弱的光华之下,她脸上折射出一种醉人的魅惑。

    黄星心想,是不是要跟庄书雯打个招呼?权衡之下,他还是打开了车窗,冲庄书雯吆喝了一声:庄书雯!

    庄书雯似乎并没意识到这声招呼的源头,四处观望了几下后,才发现竟是眼前这辆车传来的。她凑过来一瞧,禁不住怔了一下,惊呼了起来:是,是你呀!黄,黄总!

    或许是黄星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变化太莫测。以至于,她说话间有些支吾起来。毕竟,刚开始时,她以为黄星只是鑫梦商厦的一名保安,却怎会想到,他竟然是堂堂的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