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 第1574章 神棍贵妃9

第1574章 神棍贵妃9

    “莞儿,朕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朕,朕一定为你主持公道。”

    “皇上,要是臣妾说出来,你真的不会生气吗?”慕容青莞泪光闪烁的问道。

    “朕不会生气,君无戏言,难道你不相信朕吗?”

    “臣妾自然是相信皇上的。”慕容青莞假惺惺的说道,可她心里却并不怎么相信皇上,所以她才要皇上保证。

    “既然如此,那你就告诉朕,你到底怎么了?”皇上问道。

    “其实,臣妾怀疑,这次皇上脸上突生痘疾,很可能和意贵妃有关。”

    “爱妃为何会这么想?”皇上轻蹙了一下眉头。

    上次他相信了慕容青莞的话,说意贵妃被妖魔附体,说让谁死谁就会死,他便跟着慕容青莞去了,可是结果却什么事都没有,意贵妃还是那个意贵妃,他根本没察觉到什么异样出来,所以他觉得,慕容青莞之所以这么说,是想用这个法子来争宠,要是意云初真的那么厉害的话,那她最先要对付的人应该就是慕容青莞了,可是慕容青莞却什么事都没有,还好好的活着,那就说明,意云初是没有那个能力的。

    也怪他没想清楚,就轻信了慕容青莞的话,这世上哪有这种神力,说让谁死,谁就会死的,要是有这种能力,那还不得称霸天下了。

    所以从意云初宫里出来后,皇上也清醒了许多,还数落了慕容青莞几句,让她以后不要随便胡说八道,宫里最忌讳这种怪力乱神的事,如今她又提起了意云初,皇上难免心中会多想。

    “不瞒皇上,其实前些日子,臣妾的脸上也染上了和皇上一样的痘疫,这宫里这么多人,为什么就只有臣妾和皇上会染上痘疫,而其他人却一点事也没有呢?而且臣妾发痘疫的时间,刚好是去过意贵妃寝宫的第二天,臣妾觉得这可能是意贵妃对臣妾心中有怨,才想要给臣妾一点教训的,否则,怎么不是别人生痘疫,偏偏是皇上和臣妾生了痘疫呢?”慕容青莞分析道。

    皇上倒是不知道,慕容青莞也生了痘疫的事,而他生痘疫的时间,已经是去过云初寝宫的几天后了,所以他压根就没往云初身上想。

    但不过是生个痘而已,意云初要是真的心存怨恨,应该不止是让他们生痘这么简单吧。

    “皇上,臣妾倒是不担心自己,只是怕皇上会受到伤害,皇上您是九五之尊,要是您有个什么闪失,那这天下的百姓可怎么办呐,皇上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天下的百姓着想啊。”

    皇上略略沉思了一下,认为慕容青莞说的也有一点道理,虽然现在没有证据证明意云初有什么问题,但她这段时间性格的变化,的确有点蹊跷,而且有的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或许,他真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意云初的事了。

    “爱妃多虑了,朕看你也累了,要不你就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小德子,送送莞妃。”

    皇上这是摆明了要打发慕容青莞离开,慕容青莞张了张嘴,还欲说什么,可小德子已经做了请的手势。

    慕容青莞知道,再说下去,对她没有任何好处,皇上要让她走,她说再多也无益。

    “是,臣妾告退。”

    慕容青莞福了福身,然后走了出去。

    在回去的路上,慕容青莞十分忧虑,她不知道她说的话,皇上究竟听进去多少,那药可是她好不容易求系统才得来的,她甚至还答应之后要多做一个任务才得到的,本想皇上能感激她,借此扳倒意云初,可是皇上却并不太相信她的话。

    也对,她现在手上没有证据,没能让皇上亲眼看见意云初的‘本事’,皇上不信也是正常的。

    意云初的存在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先不说她那个能让人生死的‘本事’,就算她没这个本事,她一直霸占着贵妃这个位置,对慕容青莞也是有害而无利。

    如今慕容青莞的任务是要提位份,所以当务之急,是要快点解决了意云初才行,而能让意云初下台的,也就只有皇上了。

    可她都说了这么多了,皇上还是不太相信,这可怎么办啊?

    眼看着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慕容青莞不想再受一次惩罚,那种滋味儿,实在是生不如死。

    其实慕容青莞不知道的是,皇上表面上不太相信她,但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对云初存了芥蒂,自古帝王都是多疑的,有如此一个潜在威胁在自己身边,不管是真不假,他都不得不行动。

    既然慕容青莞说意云初的嘴不管说出什么话都能灵验,那只要让她不能再开口说话,这样不就行了么。

    皇上也不想和意云初撕破脸皮,毕竟她是丞相的女儿,身后还站着丞相,现在只是把她毒哑,又不让她死,所以问题应该不大。

    第二天,皇上就命人给云初送来了银耳莲子汤,说是天气热了,特意送来给她这个贵妃喝的,别人都没有这个福份。

    云初瞟了一眼送来的银耳莲子汤,心想那个皇帝会有那么好心给她送东西?

    他不操心他脸上的痘,还有闲心来管她,无事献殷勤,非女干即盗。

    送银耳莲子汤过来的,是皇上身边最红的小德子公公,服侍皇上也有些年头了,脸上带着谄媚的微笑,说道“贵妃娘娘,这银耳莲子汤可是皇上特意吩咐送来的,别的宫都没有,就只送到您这里来了,您快趁热喝了吧,要是凉了就不好喝了。”

    云初摘了一颗葡萄,扔进嘴里,轻哂道“这么热的天,你让我趁热喝,是想烫死本宫不成?行了,东西放下吧,你可以走了。”

    小德子公公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为难道“奴才不着急,奴才等贵妃娘娘喝完了再走。”

    本来云初就怀疑皇上派人送东西过来有问题,现在小德子公公说出这种话,就更加肯定了云初的猜测。

    “怎么?莫不是这汤有问题?还非得看本宫喝完再走,皇上这是打算处死本宫吗?”面对一个小小的太监,云初也没什么可顾虑的,想到什么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