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嫌疑人小姐 > 第230章 雪后

第230章 雪后

    她摔开手的同时手臂撞上了护栏,杨雨欣吃痛的握住了自己的手腕,上面红了一大片。刑昭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甩开,但是看到杨雨欣手上红的那一片时也就没有这个疑问了。

    “怎么了?来,让我看看。”刑昭说话声音很是轻柔,杨雨欣眼睛一酸,他从来都是这么对自己说话的,也只会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话,她咽了下口水,划过嗓子的时候喉咙干疼,她将想要哭的想法放到了心底最深处,从而笑道。

    “没事,就是撞了一下,我还没吃饭呢,你做给我吃好不好。”

    “这都红了。”刑昭刚想问她为什么,但是杨雨欣快步走上前,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走啦,我很饿,不想说话。”杨雨欣表情落寞,她低着头站在刑昭的身后,刑昭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回头尴尬的笑了笑。

    “我没带钥匙。”刑昭摸遍了自己的身上,想要将那个垃圾丢掉的心情太过强烈,他是真的没带钥匙出来。

    “没事,我有。”杨雨欣泛着自己的包,将一个银白的钥匙递了过去。钥匙上面拴住一个毛茸茸的独角兽,刑昭晃了晃那个钥匙链,满是惊讶的问道。

    “你怎么有我这里的钥匙?”

    “我觉得你把钥匙放在福字下面太危险了,很容易就会被发现,然后我擅自拿走了,我后来和你说过的。”杨雨欣将自己的头发挽到了耳后,跟在刑昭后面走进了屋子。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白色的雪下面掩盖着不少的黑。小周搓了搓手,道。

    “这天啊,怎么这么冷,难得下次这么大的雪,路上打滑,车祸出了好几起。”

    旁边的警员开玩笑的拍了下小周的警帽,直接将他推进了雪地里,笑道。

    “别感慨了,也不知道凶器被丢到哪里了,上头真的应该快点进行改革,这篇地方监控也没有,住人也少,发生点啥是真的难查啊。”

    高瘦的警员走到一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长椅上的雪已经被扫开了,小周也笑着坐到了他的身边。

    “今天是死个人,那还好,明天要是贩毒窝点也在这边了可就麻烦了。”

    小周吐出了一口气,白色的烟雾从他嘴中徐徐被吐出。他像是有什么欣喜地发现,拍了拍旁边瘦高的警员,指着自己道。

    “看我!像不像头儿!”

    小周将嘴角向下撇去,皱起眉头表情绷紧,他将两指抵到嘴边,做了一个十分深沉的抽烟动作。同时,还真的有白色的气从他嘴中吐出。

    “行了,就你还装头儿呢。”警员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止不住,小周脸上有星星,他灿烂的笑着,并且看着笑成一团的警员,说道。

    “是不是很像!你就说像不像吧。”

    急速的欢快的歌曲打断了二人在这寒天中的暖笑,小周将自己的手机掏了出来,在看清楚来电人的时候,他身子一抖脚下一滑,直接摔坐到了地上,手机被甩出去老远,铃声依旧欢快的响着。

    但是小周不是那么欢快了。

    “你怎么了?”警员疑惑地看着小周,出声问道。

    小周轻咳了两声,走上前去将手机捡起来,那时候对面已经将电话挂断了,没等小周打回去,对面的电话又过来了。

    小周就像是有人在身边一样,他将手机拎到自己的脸边,指给警员看,同时夸张的做了一个口型。

    头儿!

    小周小心翼翼的接通了电话,声音有点发颤,许云懿的这通电话来的太及时,让小周不禁以为自己是被监视着的。

    “喂?”

    “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许云懿语气有些不满,但是也没有过多的针对此事进行指责。

    “凶器,找到了没?”许云懿的声音很是冷淡,小周左右看了看,无奈道。

    “头儿,雪很厚,难找啊,我们已经找完了周围两公里,什么都没有,真的是挨盘找的,每个垃圾桶都没放过。”

    不远处的垃圾桶里也积满了厚厚的雪,许云懿随口应着,他捏着自己的眉间,语气中带着些疲惫。

    “现在只能等有环卫工能发现凶器,然后报警了,你们再去找一遍,从苍锋的家开始。地上的脚印还在么?”

    “没有了,大部分的雪都已经被扫了。”

    “那片地方即使报警,也是去别的警局,我刚才和他们联系了,要是今天下班之前还找不到,或者查到一半下雪了,你们就收工吧。”

    许云懿起身走到窗边,外面像是又有一场雪要下,他关上了窗户,身后敲门声应声而起。

    “头儿,那老太太身上的伤很重,几刀下去直接伤到了脊柱。”公孙武手里拿着一个平板,上面显示的是老太太受伤程度的效图。

    许云懿点了点头,看着那些刀伤,他指了指老太太胃部的一些地方,说道。

    “这里是不是可以明显说明,是右撇子?”

    刀伤很正常,没有什么异样,毕竟中国的惯用手还是右手比较多。公孙武拿着平板,仔细看了看。

    “是啊,这还是挺普遍的吧。”公孙武将效果图放大,说道。

    “这块,刀锋是这样过来的,就是那种三角形的刀造成的,要是左撇子的话,刀尖应该是这个形状。”他用红色的线在平板上画了个三角形,许云懿点了点头,又去找了王五。

    王五那人怎么可能会甘于平凡,他崇尚着外国的一切,并且准备好了移民的手续。

    “右手?肯定是用左手写字啊,你不知道左撇子可要比一般人聪明么。”王五转了转自己手腕上的手表,态度很是恶劣。

    “然后呢?你就是来问这个的?那我什么时候能出去啊?你们把我关这里有什么用么?”王五厌恶的皱起眉头,他扣着自己的的指甲,许云懿没有理会他,又去找了厉旭的家人,他们没来多久,还在警局这里商量着去哪里住。

    厉旭家人少,每年过年也就这么几个人,要是回去的票买不到,他们就准备在这边过年了。厉旭妻子腼腆的笑了笑,其实他们完全是因为外面的旅店太贵,才会在这里多留了一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