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以身试爱 > 第1670章 蓝梦的担忧

第1670章 蓝梦的担忧

    顾朝夕站起来,足足比苏晚高出了一个头,她站在他的面前越发显得娇小。

    他将她揽在怀里,发现苏晚不动,低头看去:“怎么了?”

    苏晚从鞋上收回目光,浅浅地勾起唇角:“你的嘴角有点脏的。”

    她伸手轻轻抹了抹他的唇角,“好了。”

    顾朝夕眼底笑意更深,扣着她腰际的手收了收,就带着她走出了警局。

    “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上回报纸上当众跪地求婚的那个顾总吗!”

    “对啊,好像就是他们,简直太幸福了!”

    “顾总好温柔啊,他太太真是好命哦!”

    旁边的服务台边,几个年轻的女警员正在津津乐道八卦着,话题的主角自然是刚离开的苏晚跟顾朝夕。

    “可是那个苏晚好像以前有过婚约呢!”

    “只是婚约,又不是真结婚!你们刚才又不是没看到人家顾总蹲下来给她系鞋带,你家男人愿意这么大庭广众之下放下身段吗?”

    自从顾朝夕来了之后,苏晚和顾朝夕两个人连正眼都没有瞧过宋凉生一眼,直接把他当成是空气。

    宋凉生死死地捏着手里的纸袋,满脸都是阴鸷的怒色,将他给苏晚买的早餐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

    -

    宋凉生下班之后无处可去,又不想回家见到蓝梦。

    就去了私魅,也没开包厢,就在酒吧里点了几瓶高浓度的烈酒。

    桌上的酒瓶子东倒西歪的,宋凉生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季寒闻讯赶到了。

    宋凉生一见到季寒来了,又让酒保拿来几瓶威士忌,也不用杯子就直接把酒瓶递给季寒。

    季寒接过来放在一旁,问:“谁又惹你不痛快了?”

    宋凉生没坑声,只是猛灌酒,往死里喝。

    季寒问不出话来,只好自顾自慢慢地喝酒。

    良久,宋凉生突然转头问他:“季寒,我是不是他妈很混账?”

    季寒看出他今天很不正常,问:“出什么事了?”

    “苏晚和顾朝夕结婚了。”宋凉生喃喃自语般说出几个字。

    苏晚看起来多么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但她也有爪子,懂得怎么伤他,就像他也清楚怎样能伤她至深。

    她没说过她爱上了顾朝夕,但凡有眼睛的都能看出他们有多么恩爱!

    “她竟然能真的嫁给顾朝夕?还真是踩了狗屎运了!”季寒心有不甘地说道。

    季寒闲着没事也喝了不少酒,他没宋凉生酒量好,已经有了醉意。

    宋凉生突然开口:“你和蓝梦的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

    季寒喝酒的动作猛地一顿。

    宋凉生轻笑地扫了他一眼,醉意朦胧地问:“真的还是假的?”

    季寒喝了一大口酒,声音冷硬地否认:“假的!”

    宋凉生是真的把他当成是兄弟,可他也是真心喜欢蓝梦。

    这中间复杂的感情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应该何去何从?

    季寒不止一次想,要是蓝梦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就好了。

    他也听到了那些传言,关于蓝梦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是他。

    他跑去问了蓝梦,可是被蓝梦当场否认了。

    如果蓝梦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他的,他就更对不起宋凉生了。

    两人各怀心事,闷头喝酒。

    -

    蓝梦打了宋凉生一晚上的电话都没人接。

    她从房间的这头走到那头,快凌晨两点了,她却没有一丁点的睡意。

    就像是患了产前忧郁症,最近几天她越来越不安。

    特别是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季寒的还是宋凉生的,她其实自己也不是太确定。

    但是她算日子,觉得是季寒的可能性比较大。

    现在那些外面的传闻,看似宋凉生没计较,可她心里却是越来越担心。

    现在的科技水平那么发达,不用等孩子生下来,只要到了一定的月份,就可以做DNA检测。

    要是到时候验出来,孩子真不是宋凉生的,她应该怎么办?

    她是搬到宋家老宅了,可是宋凉生却以她大肚子不方便为由,跑去书房睡了。

    再联想到宋凉生最近对她冷淡的态度,蓝梦彻底的慌了。

    最后手机通了,蓝梦劈头盖脸地就问:“宋凉生你搞什么,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是不是跟哪个女人在鬼混!”

    “梦梦?”电话是季寒接的,宋凉生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他是无意看到宋凉生的手机一直在震动,看到是蓝梦的电话才接的。

    被蓝梦训了一顿,季寒告诉了蓝梦他们在私魅。

    蓝梦什么也没再说,直接挂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蓝梦就火急火燎地赶到私魅,连句道谢的话都没说就带走宋凉生。

    想到蓝梦临走前,那像在看毒瘤般警惕和防备的眼神,季寒轻笑。

    他靠在沙发上继续喝酒,原本想要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蓝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宋凉生搬到车上。

    弯腰给他系了安全带时,宋凉生却突然睁开眼。

    他的瞳孔有些涣散,落在她脸上时却渐渐聚焦,目光缱绻温柔,抬起的手撩开她的长发抚摸她的脸颊。

    被他这样对待,蓝梦的火气也散了,心里甜甜的,嗔道:“叫你喝那么多酒!”

    拍开宋凉生的手,蓝梦刚要离开,他却张了张嘴,飘入她耳朵里的两个字让她瞳孔一缩。

    蓝梦脸色瞬息万变,一耳光扇在宋凉生脸上,不敢相信,又气愤地说:“宋凉生,你再给我说一遍!”

    而被她质问的人,已经闭上眼歪着头呼呼大睡过去。

    一阵夜风刮过,蓝梦只觉得全身阴冷,耳边挥散不去的是他喃喃的两个字:“小晚……”

    -

    顾奶奶从西双版纳旅游回来,就听到了这个大消息,当场就炸了。

    “什么!小三居然偷偷摸摸的结婚了?对方原来还是宋家的孙媳妇?”顾奶奶觉得接受无能。

    他们家朝夕要不是有这个不能接近女人的怪病,总统的女儿都娶得了!

    如今也不用自降身份,去娶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吧?

    “不是离过婚,只是以前和宋凉生有过婚约。”许助理解释道。

    “有婚约不就是和结婚,只差了一纸婚书了吗?”顾奶奶怒道。

    许助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里暗暗叫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