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婚谋不轨:老公不太乖 > 第四百八十三章 有些心理没底

第四百八十三章 有些心理没底

    “顾泽宇真的会来吗?”于思琪有些心理没底。

    “本来他也许不会来,但是我刚才那番话如果他听到的话,就一定会来。”

    “为什么?”

    “因为他做什么事都和我反着来,只要我说他不来,他就一定来。”

    于思琪恍然。

    “你这是用激将法将他!”

    “有这么吃惊么?你老公一直很聪明。”顾乘风笑着伸出手指刮了于思琪的鼻尖一下,于思琪鼻子痒痒的,揉了揉,样子十分可爱。

    她抬起头,见到顾乘风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于是赶紧摸了摸脸。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有我爱恋的目光。”顾乘风突然说。

    于思琪的脸颊腾地红了起来,清了清嗓子,目视前方。

    “再不回家,嘉佑返校要迟到了。”

    顾乘风爽朗的笑了两声,开车离开了医院。

    顾泽宇仰躺在沙发里,因为没有了‘邮票’而毒瘾发作,满头大汗,浑身颤抖。

    “小宇?小宇?你怎么还坐在那里啊?妈妈做了你最爱吃的黄花鱼,快来!”顾泽宇听到母亲的声音由远及近。

    “妈……”顾泽宇想要起身朝母亲走过去,却发现自己身体根本不能动,甚至一根手指都难以移动,他全身紧绷,额头青筋爆出,摊在沙发上无能为力。

    “小宇,快来呀,妈妈专门为你做的黄花鱼。”

    “泽宇,你怎么不听话了,到爸爸这里来。”

    顾泽宇一晃神,看到年轻的爸爸正蹲在地上,双手敞开,喊他过去。

    “爸……”顾泽宇的眼睛里充满泪水,“爸,我好想你……”

    “快过来啊泽宇……”

    “爸……我帮你把万成,和顾家的宅子,都拿回来了……”顾泽宇想要笑,发现自己的脸居然也是僵硬的,不能做出任何表情。

    “小宇……过来呀,妈妈好想你……”

    “泽宇,到爸爸这里来……”

    “小宇……”

    “泽宇……”

    顾泽宇用尽全身力气,试图让自己能动一下,却突然觉得胸口猛然一阵痛,一口血就这么喷了出来。

    人也随之倒在了沙发上,晕了过去。

    当他醒过来时,天已经快黑了,房间昏暗,只有电视屏幕的光,虚虚晃晃的亮着,他从沙发上爬起来,看到身上和沙发上的血迹,才意识到自己发生了什么。

    他觉得自己身体有些发虚,又渴又饿,想要找水喝。

    饮水机的水已经喝光了,他直接用水杯接了一杯自来水,猛的喝下去,这才清醒了不少。

    顾泽宇抬起头,看到镜子中一脸狼狈的自己,想起刚刚父母出现在眼前的幻觉,他的眼圈红了。

    “小宇,妈妈好想你……”突然,镜子里出现了叶岚的脸。

    顾泽宇被吓得向后一退,再去看镜子,只有他自己。

    他挥动拳头,一拳砸在镜子上,镜子应声而碎,碎片划破了他的手背和手指,血滴滴答答的落下来,但他却像是丝毫没有痛感,转头回了沙发里躺着。

    电视的新闻里在重播顾乘风在医院接受采访的画面。

    “他不会来,因为他没这个胆量,顾泽宇是个输不起的人,他不敢回来。”画面中,顾乘风满眼鄙视的目光,让顾泽宇十分愤怒。

    “你凭什么说我输不起?我还没输呢!顾乘风,不到最后一刻,我都不会承认我输了,我要让你看看,让你看着我翻盘重来,让你这张傲慢不可一世的脸,对我露出恐惧的目光!”

    顾泽宇大声喊着。

    房子外面已经被黑暗吞噬,让那些残垣断壁看起来姿势十分诡异又狰狞。

    这里是郊区的一片山坡,是顾泽宇亲自参与设计的房产计划,但因为中间出了问题,房子盖好了,手续却没批下来,顾泽宇找了周伯明许多次,回答他的都是等待。

    他干脆自己装修了一间,平时想要清净的时候,就过来住。

    这是他的私人住所,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位置。

    顾泽宇匆匆上楼,打开房间的衣柜,一摞一摞的钱从衣柜中掉了出来。

    “哈哈哈哈……我要让你们看看,我是怎么翻身的!”

    他倒在那些钱里,享受的闭上眼睛,想象着自己回到万成集团,坐在董事长办公室里,听着下属汇报工作。

    安迪的母亲推着轮椅在走廊里溜达,前后各跟着一名女警察看着她们。

    “冬天就这么过去了。”安迪感慨道。

    “可不是么,福利院的院长说,想要安排附近的小学,送多多去上学,他已经到了入学年龄了。”

    “警官 ,”安迪对走在前面的女警察说,“这件事能不能麻烦你们,我儿子安多多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没有上过幼儿园……”

    “行,这件事我会和周队说的,只要他出马,没有办不成的事儿。”女警官的语气里带着明显对周巡的崇敬之情。

    安迪笑着点点头,说了声谢谢。

    “我能不能去外面走走啊?今天太阳看起来不错。”安迪看着窗外问道。

    两名女警官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表示同意。

    安迪的一只手是拷在轮椅上的,她们自然不会担心她跑掉。

    安迪让母亲将她推到了住院楼的大门口,她仰起头,闭上眼睛,贪婪的吮吸着外面的空气和阳光的味道。

    “好久没有出来晒过太阳了。”安迪享受的说。

    突然,一道光闪过,伴随着咔嚓一声响,正对面一位刚刚走过来的记者,给安迪拍了一张照片。

    安迪立即用手去挡脸,女警察十分警觉的挡住了安迪,并且喝令那位记者停止拍照。

    “抱歉啊两位警花,你们身后这位,是不是之前因涉……毒、绑架顾乘风一家被捕的安迪?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的。”

    “案子没结,不允许对嫌疑人拍照和采访。”女警察十分严肃的说。

    “不不不,我不是来采访安迪的,我是来参访叶岚女士的,偏不凑巧就在这里遇到了你们,顺手一拍,顺手一拍!”

    “叶岚?”安迪在警察身后惊讶的说道,“叶岚也在这家医院吗?”

    安迪母亲有些诧异的看着女儿,之前她们明明一起看的电视啊,她还告诉安迪,叶岚和她们都在这这家医院的,可此时安迪却表现出了十分惊讶的样子。

    “是呀,顾泽宇的母亲叶岚,脑出血正在这家医院接受治疗,说起来,你们应该很熟对吧?”记者开始套话了。

    “熟?岂止是熟啊……”安迪叹道,“如果不是顾泽宇,我怎么会有今天!”

    “‘邮票’案同时涉及到你们两个人,也就是说,之前你和顾泽宇是合作的吗?”记者追问。

    女警察上前制止,禁止他继续追问。

    “你们应该采访我,我和老白被害成这样,都是顾泽宇幕后操作的,他的背后有周伯明撑腰,他谁都不怕,他还把陈豹在海外存着的巨额财产取了出来,你们以为他逃走了会很难过吗?你们错了,他现在一定是躲在哪儿吃香的喝辣的,让你们在这边干着急!”

    安迪看着女警察说“我什么都愿意配合,只要能安顿好我妈妈和儿子,我愿意出庭作证,顾泽宇想要炸死我,他弄死我,就没人知道他在陈豹那里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都干了什么脏事儿,还能顺便抢走我‘邮票’的生意,一举两得的事儿,他想的多好啊!”

    记者的录音笔记下了安迪所有的话。

    安迪的母亲见安迪情绪有些不太稳定,推着她往回走。

    两名女警察听到安迪刚才的话也都十分惊讶,立即打电话向周巡做了汇报。

    温雯回到医院报道,顺便带着荣耀做dna取样和体检。

    夏明阳作为司机,专程接送。

    “雯雯姐,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我不太喜欢这里。”被抽了好几管血,荣耀苦着脸问。

    “这里不好吗?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夏明阳心里清楚荣耀是无法适应大城市的生活环境,故意逗他,“你就留在这里吧,你雯雯姐给你上了她家的户口,你现在可是他的弟弟了。”

    你爸还是公安局长,多好,说不定以后你也能当个警察。”

    “我不想留在这里当警察,我想跟你回部队去,跟你学功夫!”荣耀急了。

    温雯白了夏明阳一眼说道“他现在是我弟弟,你不能欺负他!”

    夏明阳心里倒是有些吃味了,为了这么一个萍水相逢的小子,温雯居然敢对他翻白眼了!

    “你小子现在有了靠山,扬眉吐气了?行,过几天你就跟我回去,我要不把你训的哭爹喊娘,我都管你叫师父!”

    虽然夏明阳的话不中听,但是荣耀却十分开心,他能跟着师父去部队学武功了。

    “对了,村长的女儿找到了,被卖到了云南那边的一个小村子,她的孩子都已经两岁多了。”温雯对夏明阳说。

    夏明阳眉头一皱。

    “人回去了吗?”

    “听我爸说那家人对她挺好的,她打算留下,并且想要把村长和她老婆接出来生活。”

    夏明阳不予评论,有些事,顺其自然反而更好吧。

    就算回到那个村子,一辈子如同被囚禁,又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