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幽荒绝 > 三十一、拨开云雾(1)

三十一、拨开云雾(1)

    圣冼听见药叶儿说她看见,圣冼下意识的看向药叶儿的眼睛,“你能读唇语?”

    “嗯。”药叶儿回的随意。

    圣冼眉头微微皱起,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是有人下毒?”

    药叶儿摇摇头,“没有见到人之前,一切皆有可能。不过薛贤真没有带我们去,大概是入职引导的三天还没有结束,王城还没有对外宣布我们任职的消息……我们现在还不算御医院的人。临亲王……是什么人?”

    圣冼稍微回忆了一下玄然给他的那一本厚厚的资料,“一个闲散的王爷,手上没有任何实际权力……但是似乎,是与玄武帝关系最好的一位亲王。”

    “最好的?”药叶儿觉得圣冼说这话很有意思,又问了一句,“那些与玄武帝关系不好的兄弟呢?”

    圣冼眉头微皱,“全部都被玄武帝寻了由头,赐死了。”

    不到两炷香的时间,御医院的大门,又进来一个人,行色匆匆在御医院内四处张望。此时圣冼在书房里填写医案,药叶儿正在翻看医书。

    圣冼身后的琴胤注意到那人,提醒道,“公子,玄武帝身边的礼公公来了,似乎在寻找你们……”

    圣冼与药叶儿听见琴胤说话,纷纷抬起头,透过书房的窗户看见礼公公拉住一个白衣医官说着什么,而后那白衣医官指了指书房这里,礼公公转头便看见圣冼,立马快步走了过来。

    礼公公看见圣冼与药叶儿欠身行礼,“玄副院首,药御医……帝君有请。”

    圣冼看来人是礼公公,便知道是临亲王妃晕倒的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也不多问,只说,“礼公公带路吧。”

    礼公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便带头出去了。

    药叶儿负手跟着琴胤,在走在圣冼轮椅边上。

    四人穿过一个花园,来到宴会厅边上的休息室,休息室外站着薛贤真与季丰羽一干人等,他们聚在一起,面色凝重。

    药叶儿侧目看了一眼,脚步没有停歇,直直走到了门口,圣冼起身,“你在门口等我吧。”琴胤欠身行礼,把身上的药箱放了下来递给圣冼。

    圣冼背上药箱带着药叶儿进了大堂,只见一个与玄武帝年级相仿、气质相似的男子坐在玄武帝侧边。

    圣冼与药叶儿欠身行礼,“玄栾见过玄武帝、临亲王。”

    “药叶儿见过玄武帝、临亲王。”

    玄武帝伸手,示意平身,“玄副院首、药御医,此次召你们前来,想必你们也有所耳闻,临亲王妃在宴席上忽然晕厥,御医院御医会诊没有结果,季副院首提议让你二人前来查看。”

    圣冼又欠身回道,“是,让药御医进去看看罢,女子与女子诊脉,总是比男子方便些。或许能察觉出其中缘由。”

    玄武帝点头,药叶儿向玄武帝与临亲王行了一礼,便走向了里屋。

    里屋的床上躺着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女子,床前的纱帘放下,药叶儿走过去,对身边伺候的侍女说道,“我是御医院新进的紫衣御医,药叶儿。请把帘子卷起来,让我给王妃诊脉罢。”

    伺候在临亲王妃身边的侍女见来者居然是个女子,虽然有些惊讶,但是还是按照药叶儿的话去做了。

    侍女们慢慢的卷起纱帘,药叶儿走过去坐在床边,从被子里拿出临亲王妃的一只手,伸出自己右手中间三个指头,闭上眼睛细细的感受脉搏的跳动。

    只是片刻,药叶儿便睁开眼睛,把临亲王妃的手放回被子里,然后轻轻的掰开临亲王妃的嘴巴,看了看舌苔,又把手向下而动,轻轻按压着临亲王妃的腹部。

    做完这一些列动作后,问临亲王妃身边的侍女,“这么久了,亲临王妃的过往病例,可有送到王城里?”

    一个侍女欠身,“送来了,在玄副院首手上。”

    药叶儿点点头,“好生看着王妃,我去看看王妃的过往病例。”

    “是。”侍女垂目欠身。

    药叶儿从里屋出来,对玄武帝与亲临王行礼,“下官去看过王妃的过往病例,才可以下断言,还请帝君与临亲王稍等片刻。”

    玄武帝挥一挥手,药叶儿转身出了门,来到门口薛贤真的面前,“薛院首,我想看看临亲王妃的过往病例。”

    薛贤真倒是很爽快,把手上一本书册递给药叶儿,药叶儿从后面开始往前翻,越翻眉头皱的越紧。药叶儿忽然就把书还给薛贤真,而后往宫宴的地方跑去。

    “哎——死丫头……”季丰羽想问临亲王妃晕厥的病因,但是药叶儿似乎没有听见任何声音,没有理会他。季丰羽只好作罢,但是却眯着眼睛,手摸着自己的胡子,一副赞许之色。

    药叶儿从侧门来到宫宴之上,偌大的宴厅里,依然人声鼎沸,歌舞升平。看来是因为这宴厅太大,所以方才临亲王妃晕倒,才没有人察觉。药叶儿在桌子后面慢慢行走,寻找临亲王妃的坐位。

    如果临亲王与帝君交好,那么作为应该会靠近上座。

    药叶儿心里这么想着便眼睛往前看去,果然看见帝君座椅右下方,空了一个方桌。药叶儿快过走过去,跪坐在方桌之前,看着眼前的饭菜瓜果,而后从自己随身携带的药包里抽出一个非常细小的勺子,她把每一次菜都挖了一点点,放在嘴里细细尝着。

    坐在对面正在喝酒的玄青眼光一扫,看见药叶儿正在亲临王的位置上试菜,而后饶有兴趣的,用手撑着脑袋,看着药叶儿一举一动,眼神里尽是喜欢的样子。

    药叶儿显然没有注意到玄青正在看她,她正在一心一意的试着菜。只是片刻,她环顾四周,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最后目光锁定在宴会厅摆着的花草之上。她皱着眉沉思了一会,便起身退出了宴会厅。

    回到宴厅边上的休息室,穿过站在庭院中的薛贤真一干人等,来到帝君面前,药叶儿欠身行礼,“回帝君,临亲王妃的晕厥原因下官已经查清楚了,只是单纯的药性相冲。把这些在温室里培养出来的芍药花搬离这里,临亲王妃就会醒了。”

    ------题外话------

    今天六更!有些事情开始慢慢浮出水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