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幽荒绝 > 十、道别(3)

十、道别(3)

    邵子牧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面向湖面,看着天气忽然变冷,看着湖面上枯死的荷叶。

    “邵子牧,这最后一战,是我们圣族与暗族之间的事情,我会尽力把这件事的影响压缩到最小。”

    凤洛灵想把心中的打算告诉邵子牧,却远远地看见青龙帝轿辇已经缓缓而至。

    邵子牧顺着凤洛灵的眼神,看向路的尽头,邵荃安在內侍的簇拥之下,缓缓而来。身边似乎还跟着一个他看起来很眼熟,却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的老者。

    那老者来到凤洛灵的身前,深深的鞠了一躬,“圣女。”

    凤洛灵点头,“大祭司终于肯出塔了吗?”

    听凤洛灵如此说,邵子牧才恍然,这个老者正是青龙塔里的那个几乎与青龙塔同兽的大祭司。

    “圣战将起,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刻。”大祭司深深一拜,语气谦卑。

    “大祭司也要祝我一臂之力?”凤洛灵细眉一挑,这却是她没有想到的事情。

    大祭司颔首,“是。”

    凤洛灵目光转向邵荃安,“大祭司跟军北征,你也同意?”

    邵荃安冷眼看了看身后的內侍,內侍很有眼力的退出了园子。

    而后邵荃安说,“孤没有意见。”

    凤洛灵眯了眯眼睛,细细揣摩了邵荃安的心思。

    他大约是知道,这一战邵子牧非去不可,怕邵子牧死在北境,所以想要大祭司亲自去保护邵子牧的安全。

    而她,正好也需要大祭司的力量——这个跟随者她的父君从九界之上到达幽荒的圣君坐骑。

    邵子牧归来的心思是道别。

    那么她就不要这么不识趣的去打扰他们父子享受这最后一刻的安静了吧?

    凤洛灵心中一念,带着大祭司,从青龙王城之内消失了。

    邵荃安看向邵子牧,邵子牧则是盯着湖水一动不动。从他来到凤洛灵离开,邵子牧没有看过凤洛灵一眼。

    这次再见到邵子牧,他已经不似之前那样急于维护那个女子了。

    但是邵子牧给邵荃安的感觉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心中有谋算,什么事都能够从容应对的邵子牧了。

    此时此刻,他的心境在动摇。

    这些年邵子牧虽然没有养在邵荃安的身边,但是黎谦山总会每隔一段时间秘密修书一封寄回龙城,告诉邵荃安邵子牧在北境生活的一些情况。

    比如邵子牧今日剑术修为又有什么新的突破,比如邵子牧今日又背了哪些书,再比如邵子牧不安心中无数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小动作。

    邵荃安看向邵子牧那只蜷缩在长袖中的手,他的大拇指在不断的从食指到小拇指之间轻轻摩挲。

    这便是邵子牧心中不安的时候,下意识的小动作。

    邵荃安走到邵子牧身边,与他并肩而站,看着衰败的湖塘,说道,“她终究不属于这里,这一战若是战败,我们父子一起死。若是胜利,而我们还有很长的日子要过。你还打算与我置气到什么时候?”

    邵子牧的身子震了一下,他缓缓的看向邵荃安,这是邵荃安第一次以我自称,以父子称呼他们之间的关系。

    “父皇,”邵子牧缓缓开口,眸低有无数千华落尽,“二十三年了,我第一次觉得,这帝王之路,让我如此悲伤。当初我母妃离开的你的时候,你也是如我这般悲怆吗?”

    这话一出,邵荃安眸低便开始飘雪。

    那是邵荃安根本不敢回忆的一段记忆。

    那段记忆里只有一片皑皑白雪。

    他甚至都记不起来那段时间自己是怎么度过的。

    在无人的夜晚独自一人默默流泪?

    还是独坐书房一夜直到黎明第一缕晨光落在他如同枯木一般的脸庞之上?

    邵荃安还记得北漠的风沙,记得北漠的之上伉俪的红花,记得黎凝月俏皮的笑容如同北漠黑夜白昼一般永不溟灭。

    可,苍海沧田之后,真正留在他手上的,却是他从来都不想要的东西。

    “子牧,对不起。”邵荃安一声轻叹,无数韶华从他鬓边流逝,“我很怕再失去你……所以替你做了很多决定,但是你请一定要相信我,我只是想让你的帝王之路走得更加平坦一些。无论是我这些年来宠信哪个后宫妃子,还是我设计让你与朱雀新君反目,我都在以我的方式,保护你。”

    “虽然我知道,你可能不需要我的保护。但,在父母的眼里,无论你多么强大,你都是一个孩子。只有这点,我希望你能够理解。”

    “在你过去的二十三年里,我没有陪伴你成长。圣战在即,生死未卜,我不知道未来还能陪伴你多久。”

    “我老了,这一辈子应该拥有的东西我都有过。暮年之时,我只希望能够陪在你身边。”

    邵子牧微微侧目,转过身看着身边这个身形已经逐渐佝偻的老人,不过五十岁的年级,却已经满头白韶。虽然是帝王之资,却也是一个害怕儿子离他远去的父亲。

    听见邵荃安跟他示弱的时候,看见邵荃安面对他有些无措的神情的时候。

    之前那口积压在邵子牧心中的怨气,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是啊,他注定留不住凤洛灵。那么在这世间最了解他,最爱护他,最为他着想的只有他的父亲了。

    邵子牧走上两步,搂住邵荃安的肩膀,“父皇,等我回来。”

    邵荃安没再说话,只是把手覆在邵子牧的手上,轻轻拍了两下。

    *

    四圣帝国解体之后的八百年整,四圣王族又一次以圣战之名,重新聚集在了一起。

    东方的青龙帝国,调用五十万兵力越过青龙北境与北方的玄武帝国大军汇合。以青龙持有青龙之力的邵子牧、玄武之力的玄然为首大军,邢武一干人等为副将们跟在邵子牧的马后,朝着北方那片虚妄之海前行。

    南方的朱雀帝国,凤洛灵早早地布置好了战局,圣冼、朱雀七宫宫主、水芯、金芯与淦祈留在王城之内继续执政保证帝国运行。井宿代理军部,以凤城四大家族势力为首,整合朱雀帝国的军队,站在传送术士们开启的传送大阵之内,准备将所有的帝国术士传送至无妄之海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