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四九章 我是个没什么用的废物

第一二四九章 我是个没什么用的废物

    “狗咬狗?”牛有道一脸的不满,不过一挥手,也不跟他计较了,“有件事情我很奇怪,你跟魔教接触了这么多年,也和乌常对抗了这么多年,知不知道乌常是怎么突破到元婴境界的。”

    赵雄歌显然知道,哼了声道“你不是把树上果子都摘了么,还有必要关心这个?自然是无量果!”

    牛有道奇怪了,“乌常哪来的无量果?”

    赵雄歌“魔教圣女手上一直秘密保管有一颗,这事只有历代圣女知道,魔教内部根本没有其他人知晓,后来不知怎么就被乌常给知道了,东西失窃后不知去了哪,圣女又不敢公开寻找,一旦惊动圣境那几位,让那几位知道魔教手上有这东西,怕是要给魔教带来灭顶之灾。直到乌常突破了,方知东西是被乌常给窃取了。”

    牛有道疑惑,“圣女手上怎么会有无量果?”

    赵雄歌“你忘了圣境是谁开辟的?我说了魔教是发自武朝皇后离歌,离歌当年是能随意进出圣境的人,手上有一颗无量果值得奇怪吗?”

    牛有道哦了声,可还是奇怪道“手上有无量果,历代魔教圣女为何都不使用?”

    赵雄歌“圣女代代传承下,都遵守了离歌的吩咐,不敢擅用。”

    牛有道呵呵道“每一代都能忍住?”

    赵雄歌“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你以为人家为何会被称为圣女?那代表圣洁,没你那么龌龊。”

    牛有道鄙夷,暗暗好笑,还圣洁呢,不是被你亵渎了一位?当然,这话不会说出来了,“离歌留下了,又不让用是什么意思?”

    赵雄歌叹息道“应该是离歌早就预感到了,她和商颂一旦都不在了,天下修士失去了压制,迟早有变。留下的那颗是要给圣罗刹的主人的。”

    “圣罗刹的主人?”牛有道满脸狐疑,银儿?试着问道“什么鬼?”

    赵雄歌“我也不知道,这事本不该跟你说,但东西已经丢了,说说也无妨。离歌对心腹侍女的遗训是,待蝶梦幻界的圣罗刹再次现世,那个圣罗刹跟随的人,便是圣罗刹的主人,让传承者将那颗无量果给予对方。”

    “……”牛有道神情狠狠抽搐了一番,表情异常精彩,忽冒出一句,“乌常,你妈的…”

    “嗯?”赵雄歌不知他为何突然冒出脏话来,问“怎么了?”

    牛有道沉默了一阵,不知在琢磨什么,最终摇头,叹了声,“唉!没什么,就是觉得那个离歌脑子有问题。什么办法不行,退一万步说,直接交给圣罗刹不就完了,唔,圣罗刹脑子好像也有问题…”

    赵雄歌“你才脑子有问题,人家那样安排,自然有那样安排的用意。”

    牛有道“除了那颗无量果,离歌还有没有托付转交些什么别的?”

    赵雄歌心中一惊,意识到跟这位说话一定要小心些,警告道“不要得寸进尺,不关你的事。”

    牛有道“那魔典不会也是要交给圣罗刹主人的吧?”

    赵雄歌“不关你事。”

    牛有道“我若是说我就是那个圣罗刹的主人,你信吗?”

    “你?”赵雄歌愣了一下,旋即冷笑道“你这小子不择手段的,你觉得我会信吗?你说破天去,就算把圣罗刹带到我面前来,我也不会相信,我劝你不要打魔典的主意。别说我没有,就算有,我也不可能把它交给你。”

    牛有道震惊了,瞪眼道“我把圣罗刹带到你面前来,你也不信?”

    赵雄歌“你这厮我太了解了,连圣境内的无量果都能偷到,干出什么事来我都不奇怪。一旦你利用无量果弄出几个元婴来,真要跑进蝶梦幻界去搞的话,圣罗刹的处境怕是危险。所以我警告你,别乱来,你就算把圣罗刹带来了也没用。我就不该告诉你这事。”

    “……”牛有道凝噎无语,好一阵才呵呵道“我说赵雄歌,你要不要做这么绝?”

    赵雄歌“你若不听劝…我能抗乌常这么多年,你也大可以试试看。”

    牛有道哭笑不得,摇了摇头叹道“看来有些事情知道的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赵师叔,我真没骗你,我跟你明说了吧,圣罗刹早就跟了我。”

    赵雄歌“我说了,魔典不在我手上。”

    牛有道“不是,真的,绝没骗你,圣罗刹你也见过的。”

    赵雄歌一脸冷漠,一副看你继续编下去的样子。

    牛有道“万兽门,我们会面那次,那个叫银儿的女孩,你还记得吗?差点被你给杀了,你还说她体内有异种妖气来着,她其实就是圣罗刹。”

    赵雄歌“魔典不在我手上。”

    牛有道“她化形后就是圣罗刹,是我从蝶梦幻界带出来的……”那叫一顿噼里啪啦的解释,就差说出破解商镜之法。

    赵雄歌拿起酒壶,继续灌酒,不慌不忙听着,最后来了句,“说的还挺像那么回事,难怪能在圣境把东西给偷出来,你这张嘴,骗也能骗到手。”

    “……”嘴都快说干了的牛有道顿时哑了火,这是认定了自己会鸡贼,最终服了,举手投降道“好好好,我服了你,你不信没关系,你记得把东西保管好了,别让别人给弄去了就行。”

    赵雄歌“不用你操心。”

    “呵呵,这叫什么事!”牛有道一脸自嘲,唉声叹气之后,又来了句,“我跟你说了,那树上十二颗果子都被我摘了。”

    赵雄歌随口一句,“那又怎样,我没兴趣。”

    牛有道“你什么意思啊?有必要防贼似的吗?先把话听完不行吗?”

    赵雄歌塞了酒壶口,四周看了看,“我也该回去了。”说罢就走。

    牛有道突伸手,一把抓住了他胳膊,“我大老远跑来暴露身份,不是找你闲聊的,好不容易见面一次,跟你说正事呢,听说你跟现任的魔教左使交情不错?”

    赵雄歌奇怪了,“关你什么事?”

    牛有道“别狗不吃屎的样子,就问你是不是吧?”

    赵雄歌“还行吧。”

    牛有道“这人可靠吗?”

    赵雄歌“还行。”

    牛有道“你既然觉得还行,我送他一颗无量果怎么样?”

    赵雄歌皱眉“怎么会想到给他?”

    牛有道“十二颗果子,再怎么宝贝,我都不可能捂着给自己用,现在要尽快派散出去,尽快发挥作用完成布局。我观魔教暗中的人手还是挺不少的,值得我一用。”

    赵雄歌抖臂甩开了他的抓握,转身正对,摇头道“不行,南天无芳未必可靠。”

    牛有道“你不是说他还行吗?”

    赵雄歌“是还行,但要看哪方面,也不是绝对没问题。乌常这么多年不动魔教,我不敢保证没有其他原因,不敢保证南天无芳就不是乌常蓄谋安排在我身边的。”

    牛有道愣住,又苦笑,“你这戒备心还真够可以的。”

    赵雄歌“还是留给你身边可靠的人用吧。”

    牛有道略摇头“这东西,不是可靠不可靠就能给的,都给了我身边人不合适,也可以说是没什么作用,多几个打手没用的,随时可能会被九圣召集天下势力给一锅端了。这件事上不能有私心,只有反抗九圣的势力越庞大,我们的力量才会越大,九圣才越不可能一举击垮我!”

    很简单的话,赵雄歌却骤然感受到了即将来到的风起云涌,突的感觉头皮发麻,心头涌起一种说不清的滋味!

    第一次,真正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要对抗九圣,不止是说说而已,而是已经开始践行了,而且已经拿到了初步对抗的筹码,可谓心潮澎湃!

    也突的感觉眼眶有些湿润,邋遢面容昂起,看向了上方的光阴裂缝,看着渗透下的那道光明,心中一句话似乎是在默默对天下人说谁说上清宗不行了?

    他莫名想哭,可终究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明白了牛有道的意思,再次盯向牛有道,正色道“你自己用了吗?”

    牛有道“我的修为可能还差几年的工夫,现在还没办法用,你放心,我不至于大公无私到那种地步,你都说了我不是好人,我会给自己留一颗的。”

    “我是个没什么用的废物,上清宗那边,你看好。走了。”赵雄歌扔下话转身,一个闪身而去,转眼出洞了。

    牛有道被他这句话给说愣住了。

    洞外守候的云姬瞥了眼飞出的人影。

    稍候,牛有道也出来了,又恢复了易容前的样子。

    云姬抬手递予一封密信,“刚收到的,译好了。”

    牛有道接来一看,发现是南州转发的来自贾无群的消息,仅前面的内容就让他吃了一惊,“居然给那厮脱身了!”

    云姬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为什么会跟这么个凡夫俗子过不去,这人的确是厉害,你布局到如此地步还给他躲过了!”

    牛有道盯着密信内容微微摇头,“意外,也不意外,此人擅长临危而变。当初在北州,两次将他逼入死地,都被他逃脱了,在齐京连昊云图参与动手也还是被他跑了…”看到后面内容,突瞳孔骤然一缩,“缥缈阁?”

    s那啥,加更不计双倍啊!感谢“易阵枫”大红花捧场。